-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暗恋(亚瑟暗恋王耀的小故事

亚瑟·柯克兰觉得自己身为一个国家应该担当起一个国家的责任,但现实中自己除了是一个国家以外,好像做不了什么事情。就和自己国家的女王一样,她是英国的象征,而自己是英国。
自己不会变老,也不会死亡。当然前提是英国还在世界板块上。亚瑟能为自己国家做的就是活跃在英国的每个街道,自己是自己子民的归属,是他们生活下去的支柱。这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是亚瑟心里清楚,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自己的上司换了一个又一个,对于自己上司们的决议亚瑟只有知情权。当然这仅有的一点权力还要依照上司的性情来决定。
亚瑟一直认为这样的生活虽然无趣但也并不没有想象中的难熬。不过这种心情也停留在了那一年。
1840年
自己的上司用鸦片打开了那个神秘东方古国的大门。
上司的先斩后奏让亚瑟有了些呆楞,手中的红茶因为久久不喝而有些凉意。不过亚瑟也没有心思去在意了,“我要去中国。”
“现在中国正处在战火中,我们的军队还在战争,您去了虽然有利于战争的取胜但您也是知道的,刀枪无眼…”
“我要去中国。”亚瑟打断了自家上司的话,此时他顾不上什么绅士礼仪了,他只想去天朝,去看看那个人,“现在。”
————————
亚瑟再次踏上那片土地的时候已经没有以往几次的期待了。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要求在这个时候来见王耀。王耀不可能见自己。
宫里很安静,当然也有可能只是王耀的住所周围很安静。自己站在门外,听不清门内的动静,自己也没勇气推开门见王耀,思绪也就不由自主的发散开了,和王耀的相处也在脑中挥散不去。
亚瑟和王耀第一次见面是在皇宫的后花园。
泡茶的王耀让亚瑟第一眼就移不开视线了。亚瑟不知道那种动情是什么意义,他一直坚定身为一个国家是不会拥有那种情感的,直到遇到王耀。
“要来一杯么?”美人的声音让亚瑟回过神来,看着美人手中的茶杯,虽然听不懂美人的话但这杯茶是给自己的吧?
王耀看亚瑟接过茶杯也不再多说什么,为自己也倒上一杯,捧在手中细细品味。
亚瑟想要和王耀搭话,但也知道对方未必听得懂自己国家的语言,只好有些无措的站在一边注视着王耀。
两人这种尴尬的气氛也是在自己国家的使者来找自己时才打破的。之后从使者那边才了解清楚那个美人是这个国家。
和自己一样呢。亚瑟这样想着,心中的小雀跃因为性格原因而没有显露半分。不过亚瑟之后频繁的出入自己的住所还是让王耀不得不注意这个国家。
“耀,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这种苦涩的绿茶?”亚瑟接过王耀递给自己的红茶,看着王耀手中的绿茶,有些粗的眉毛纠结在一起。“第一次见面的绿茶让我喝下去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
王耀抿了一口绿茶,听了亚瑟的话脸上的笑容扩大了几分,“这就是你那么糟蹋那杯茶的原因么?”
“…也许你应该试试红茶。”亚瑟为了遮掩自己的脸红端起红茶喝了一口。该死的,他笑起来真好看。
“绿茶可以让我时常保持清醒。”王耀翻看着手中的《资治通鉴》,“亚瑟,我最近总是很不安。”
亚瑟放下手中的红茶做出一副倾听的样子。
“满族人的统治虽让我不舒服,但作为一个国家,我没有选择自己统治者的权利。最近他们推行的政策,会毁了我。”
亚瑟没有搭话,亚瑟觉得王耀有些夸张了。如今全世界都趋之若鹜的国家却在自己面前说自己会被毁灭。
“我需要一次重生,”王耀心知亚瑟并没有将自己的话放在心里,“一次彻底的重生,在这样下去我怕自己会像他一样…”
“他?”亚瑟抓住了王耀话中的'重点'。自己对王耀也是有了些了解的,能让王耀在意的人,并不多。
“故人罢了。”王耀没有多解释的意思,“亚瑟,我希望那个让我重生的人不是你。”
“耀,你知道我汉语并没有那么好,你能解释一下什么意思么?”每个字亚瑟都听得懂,可是合起来什么意思却弄不明白了。
“喝茶吧,要凉了。”不过王耀没有继续的意思,亚瑟也只好顺着王耀的意思走了。
………
大脑再次混乱起来,亚瑟甩甩头,自己大概是明白王耀当初话中的含义了。
“为什么不进来呢?”屋内想起自己熟悉的声音,冷冷清清,不带感情。
开门的声音显得有些刺耳,这也是亚瑟第一次进入王耀的住处。“红色很适合你。”
王耀拿起茶壶的手顿了顿,有些不在意的瞧了瞧自己身上的红袍,随意道,“是么?也曾有人那么说过呢。”
亚瑟攥紧拳头,心中不明的怒气扰乱着亚瑟的思考,那个人亚瑟敢保证是王耀以前经常提到的那个'他'。
“要来一杯么?”王耀将一杯茶推到亚瑟面前就不在注意屋内的另一人。
王耀很冷静。王耀太冷静了。冷静的不自然,冷静的让亚瑟害怕。“耀,你知道了?”说完就觉得自己的话太蠢了,自己被侵/犯能不知道吗…
“嗯?你是指你用鸦片打开了我家大门这件事么?我知道。”王耀好似讨论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耀,我…”
“我说过,我不希望那个人是你,亚瑟·柯克兰。”
亚瑟盯着王耀,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亚瑟,我一直认为我们是朋友。我想你应该也清楚,身为一个国家的孤独,那种孤独虽然会随着时间而减少,那也只不过是麻木罢了。我以为你会和'他'一样可以让我信任。不过也确实一样,该走的路还是需要我自己一个人来走。”王耀将最后一口茶喝尽,“不过也要谢谢你,亚瑟。你让我明白国家之间只有利益,也只能有利益。”
“我会叫我的上司住手。”所以请你不要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不要这样对我。
“不必,我需要从我的子民中找到那些能让我重生的人。这场战争必不可少。”王耀拿起墙上的剑指着亚瑟,“下次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了,柯克兰。”
自己逃似的离开王耀的住所。脑中回荡的一直是王耀那双眼,琥珀色的眼中好像能看穿一切,亚瑟觉得自己的那些小心思被王耀看的清清楚楚。
————
再次见面是随着自己上司去天朝签订条约。
亚瑟没有在意自己上司尖酸刻薄的话,也没有注意王耀家人低眉下气的样子,他一直注视着王耀。王耀整个过程都是冷眼旁观,不会因为敌人提出的让自己都咋舌的条件而愤怒,也不会因为自己统治者的软弱无能而甩手离去,当然也不会因为自己的目光而看向自己。
签完字后王耀起身就离开了。自己应该去安慰他,可是他需要么?别搞笑了,现在还是你想不想去的时候么?是他还想不想见你吧。
自己的劝诫在上司面前显得苍白无力,膨胀的欲望遮掩住了所有人的眼睛。亚瑟也不再自讨没趣了,列强们的行为都在王耀的计划之内。亚瑟忽然想到王耀给自己讲过的一种神物——凤凰。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
被自家上司领回来的小孩,亚瑟在知道是王耀弟弟之后也一直用心带着,不过很明显贺瑞斯并没有想和自己搞好关系的意思。自己也只好继续那么带着一个孩子了,以前也不是没带过孩子。
不过很明显亚瑟低估了王耀对那个孩子的重视程度了。
“亚瑟·柯克兰,你记住了,我一定会把王港带回来,一定。”
亚瑟松了松被王耀拽乱了的衣领,看着已经转身离去的王耀觉得自己有点委屈。
“我并没有…别这样对我,你知道我,你知道的…你明明知道的…”却无人理会。
“他来过了么?”
“嗯。不问问他都说了什么么?”
“不需要。他能在现在来看看我,就说明还记得我。”
亚瑟没在搭话。中国的局势亚瑟也了解,刚把本田菊轰走的王耀再次面临了战争,不过这次的对手却是他自己。
那一年,1947。
———————
“亚瑟·柯克兰先生,以后请多指教。”王耀将手中的钢笔放下,将文件交给亚瑟。
亚瑟签完字后将文件交给下面的人后也看向王耀,“嗯,以后多多指教。”
亚瑟没有再在意王耀对自己的称呼,那么多年了如果还要计较下去自己也许会先被气疯。不过王耀的变化真的很大,一百多年后的今天看得出来王耀的重生很成功,哪怕伴随着的是刺骨的痛。
王耀随意的点了点头起身走向阿尔。亚瑟不知道美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不过对于那个爱管闲事的弟弟亚瑟也不想多考虑了。
王耀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亚瑟挑了个不前不后的时间和王耀建交,显得不那么突兀。不过自己也确实羡慕着王耀身边的人,无论是以前的伊万还是有苗头的阿尔。不过亚瑟觉得阿尔和王耀不能成为伊万和王耀之间的关系,共产主义就是阿尔心中的一根刺,对象哪怕是自己喜欢的人也绝不会留情。“国家的可悲。”亚瑟低声喃喃道。永远的利益至上。
“已经三月份了呢。”亚瑟立起外衣的领子,也离开了会议室。
1972.3.13 中英建交
—————————
“关于这次的方案,本Hero认为……”
“krokrokro,你直接说你没钱运转,叫我们给你当冤大头不就好了。”俄罗斯听到一半就打断了阿尔的话,“露西亚是不允许你那么欺负小耀和我的哦。”
如今谁还敢欺负王耀?!说的好像有人欺负过你一样!
剩下的三人诽腹。
“嗯?”王耀听见自己被点名了才从手中的书里抬起眼看了看在做的其余四人,“怎么?”
“王耀你明明听见了,就不要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了!”阿尔有些受不了的揉了揉自己的金发。
“我弃权,你们继续。”
弗朗西斯一副'又来了'的样子,阿尔抽了抽嘴角就继续和伊万争吵去了。亚瑟端起茶杯,状似不经意的看向王耀。
还是《资治通鉴》么?亚瑟不是没对那本书好奇过,也找来看过,不过里面的话语和汉字对于自己这种只能用汉语进行勉强交流的人来说,太晦涩了。
现在王耀变回像以前那样喊自己“亚瑟”,不过自己却不敢再喊他“耀”了,百年来一切都已经变了,自己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陪在王耀身边听着他给自己讲述中华的文化,也不能正大光明的看王耀脸上的笑容了。其实现在要看随时抬头就可以看到,不过亚瑟知道自己要的不是那种笑容,那种规划到公式化的笑会让自己看了更加烦躁。
“去喝杯下午茶么?”会后亚瑟去约王耀,在王耀抬头看向自己之前又赶忙补上一句,“过些日子我这边的女王要去见你的上司,有些事要商量一下。”好好的一次下午茶又被自己毁了。
“好,那到时候见,亚瑟。”王耀点点头就收拾东西离开了。
亚瑟还是站在王耀座位旁,许久才拿起王耀用过的茶杯就着王耀用过的地方喝了一口茶。凉茶喝起来并没有那么好喝,不过亚瑟也不是为了喝茶,对味道的在意程度就没那么大了。
“国家之间只有利益了么?”
“也许吧。”
暗恋就要有个暗恋的样子不是么?亚瑟自嘲的想着。终归自己知道那句话是个伪命题就够了。

评论(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