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玩笑而已

玩笑而已/金钱组
有些糟糕的一篇文,写起来不是很尽我心。怎么看怎么不舒服的一篇文,少主叫我写矫情了(扶额)。依旧虐心。////


“耀,我喜欢你。”
“是么?好巧,我也是。”
——————
阿尔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一次朋友的怂恿,却意外得到了暗恋许久的人的答复。
阿尔喜欢王耀是在大一迎新会上,作为学生会长的王耀主持了整场晚会,阿尔也是在那次交谊舞上认识的王耀。
“我的身高虽然不是很乐观,但我认为我还是拥有很多男性特征的,比如平胸。”王耀忍住这个把自己拉入舞会中的外国人扔出去的冲动道。
“我知道,可是很明显我们院的女生很少,而我却缺少一个舞伴。”阿尔拉着王耀的手跳着交谊舞,为了不打扰到其他人,阿尔还很好心的低下头在王耀的耳边说的。
“…”王耀看着场外一直看着阿尔的几个女生,正想反驳阿尔有些滑稽的谎话时鼻尖却萦绕一丝奇怪的味道,该死的快餐味,真是个没有品味的外国人。
阿尔的想法却和王耀不一样。阿尔说完话也没有起身,而是有些贪婪的闻着王耀身上的味道。淡淡的茶香混着一丝木质宜人的香味,让人有些上瘾。
两人都不知道在外人看他们的姿势是多么的暧昧,当然也没想到之后的事情会多么的不受控制。
翌日的清晨王耀是被自己同宿舍的舍友喊起来的,看着论坛上议论自己和昨天那个外国人的热帖,忽然觉得自己还是再睡一觉吧。头脑太不清醒了!
“王耀,你确定不需要哥哥我帮你把那个帖子删了么?”
电话里的调笑声让王耀想一拳揍向那个没节操的法国人,不过自己现在有求于人家也只好忍下去了,“麻烦你了,删完顺便把上次从我这里顺走的那本资料给我送回来。”
撂下电话王耀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那个叫阿尔的外国人又浮现在脑海里。这听起来很浪漫,一个人在自己脑子里挥散不去什么的,但该死的这是因为麻烦事又来了好么!
——————
“耀,我可以那么喊你吧?”
“随你。”
“耀,这是我最喜欢吃的…”
“把它拿走!那个味道太难闻了!”
“可是明明很好…”
“拿着它一起消失在我的面前!”
王耀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外国人频繁的找自己麻烦,每日学生会的事情和不能耽误的学业已经让王耀忙的只不开身,那些仅有的休息时间却用来打发那个外国人,这让一直以温和自称的王耀也想动手打人了。
不过这一切在阿尔看来却是另一种样子。
耀他今天允许本Hero喊他'耀'了!Luck!
耀今天和本Hero说了好多话,这一定是蓝蓝路的魔力!
耀今天……
“你那么喜欢咱学生会长就去表白呗。”无良室友也是被阿尔烦的不行就随口那么说了一句。
“你说的很对!Hero这就去和耀表白!”室友的话让阿尔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也不等室友在说什么就跑出去了。
“喂,阿尔!人家…”人家是有对象的……室友看着被阿尔推开的房门,只得无奈的耸了耸肩,但愿一切能够别像自己想的那样那么糟。
阿尔跑到王耀面前的时候王耀正在整理着最近文艺部需要出演的活动名单。带着金丝框眼镜的王耀让阿尔难得的红了红脸。
“王耀,我喜欢你。”
“是么?好巧,我也是。”
阿尔听到王耀的回答有些吃惊的睁大了眼,自己没想过王耀也喜欢自己,这次的表白也是抱着被拒绝才过来的。
不过这一切要被熟识王耀的人看见又要扶额哀叹了。
王耀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在自己处于工作或学习期间,无论别人说什么自己都会回一句“我也是。”
“王耀,该吃饭了。”
“是么?我也是。”
“……”
“王耀,这是体育部的运动会表,你看看。”
“好巧,我也是。”
“……”
这样驴唇不对马嘴的对话太多,以至于很少有人在王耀忙的时候再打扰了王耀了。
不过这一切对于大一新生阿尔来说,还是个未知。也不怪阿尔想歪,这也算为数不多的能对上的话,不过并不是好事就是了。
王耀以为能打发走的人还站在自己面前才有些无奈地抬起头问道,“怎么了?”
阿尔看见王耀抬头看自己才有些无措的说了一句话就走掉了,自己居然会有些害羞。这比外星人的入侵还要可怕。
“晚上图书馆见?”王耀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懂那位高一新生脑子里的想法了。
入秋的傍晚还是有些冷的。王耀站在图书馆门口又些无聊的翻看着手机,想着那个外国人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
“嘿!耀,这里!”
王耀听见有人喊自己,抬起头来看到的就是着装比较正式的阿尔。相对于天天都是嘻哈装的人来说,普通大学生应有的装束确实可以算正式了。
“阿尔同学,你找我来有什么事么?”
“耀,别那么喊我,你可以试着喊我阿尔的。”阿尔揉了揉自己的金发,对着王耀又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觉得你应该喜欢图书馆,虽然在图书馆约会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但我愿意为你去尝试。”
“……约会?”王耀觉得不是自己忙坏了脑子就是这个美国人脑子又不正常了。
“是啊,你不是答应我的表白了么,我想我作为你的男朋友应该筹划这些事情。”阿尔说的理所应当。
从阿尔的话再联想一下下午阿尔找自己时候自己的敷衍,王耀第一次升出要改掉这个破毛病的念头。不过现在的问题不在于如何唾弃自己,“那个阿尔啊…虽然很抱歉但你能不能忘记下午的话?”
“为什么?”阿尔有预感王耀接下来的话自己并不想听不过自己还是问出来了。
“阿尔,我在工作时候是有下意识回答别人话的习惯,你是新生你不了解。这应该让你产生了一些误会。我不能接受你的表白,而且我也是有男朋友的。”王耀说到一半看见阿尔的表情,后面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抱歉,把下午的话当作一个玩笑吧。”王耀拢了拢身上的大衣便从阿尔的身侧走过。
如果说开始的预感是寒冷的冬夜的话,现在阿尔就如同被泼了冷水并且从温暖的室中扔到了大雪纷飞的室外。“不仅话是个笑话,我也是个笑话呢。”阿尔没有想到自己的恋情会那么快走向尽头,“真是可悲呢。”眼角的湿润到最后也变成了衣领处的水渍。
之后王耀就再也没见过阿尔。身在不同的系,以前的频繁相遇也不过是因为阿尔的刻意为之。两人都不再去在意对方的生活,阿尔的室友问起阿尔当天的情况阿尔也只是笑笑回道,“玩笑而已。”
玩笑而已,不要当真。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