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如果我们换换心脏的话,你就会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这次虐的不开心,觉得没有get到我的虐点。下次还是好茶虐向,手里也在撸一份肉,不过进程有些缓慢(苦笑)许久不写有些生疏了

/好茶组
亚瑟喜欢王耀,这是全班都知道的事情,包括王耀本人。
王耀喜欢班主任伊万,这也是全班都知道的事情,包括亚瑟。
王耀和亚瑟是同桌,起初的原因是希望双方能带动对方不擅长的科目,结果就是带着带着王耀就把亚瑟带沟里去了。
“亚瑟,我的脸上没有时间表,而且我敢肯定你如果下节课再不把近代时间表背下来历史老师会叫你站一学期。”
被说中了的亚瑟也没多说什么把历史书拿出来随便翻开一页摊在书桌上就继续盯着王耀发呆。
“1840年…”
“鸦片战争,英国用鸦片打开了中国的大门。王耀你问我这个会让我想多的。”亚瑟不等王耀说完就接下了话,不过如果扭头看会发现亚瑟眼中闪烁着'快夸夸我!'的小光芒。
“随口问的,不要多想。”见亚瑟也下功夫背了王耀就不在多说什么继续背着自己的笔记。
“你为什么不能试着喜欢一下我呢?”
亚瑟的话难得的得到了王耀的注意,王耀放下手里的笔记,侧过身看向亚瑟,心中也在估量着问题的答案。
祖母绿色的瞳孔不会突兀,只会给人意外的安全感;与华人不同的,欧洲人独有的脸型也是自己心仪的样子;也许美中不足的是那对眉毛?不过自己无法想象出亚瑟细眉毛的样子,那看来问题不在于此。
思来想去王耀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最后也只好如同以前一样又些生硬的转移话题,“快考试了,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好好复习。”
随之而来耳边的那一声叹息让王耀瞬间失去了复习的心情,没由来的烦躁席卷了自己的大脑。自己只好简单收拾了下东西就起身走向图书馆。也许离亚瑟远点会好些吧。
这一切在亚瑟看来却是另一种解释,“又被嫌弃了么…”亚瑟盯着王耀的背影喃喃道。
———————
王耀在对着一页笔记看了十分钟之后就又些自暴自弃的揉乱了过肩的黑发,拿起头绳随意地扎成一个马尾就对着窗外开始了漫长且毫无目的发呆。
自己不是没因亚瑟的付出而感动过,说自己自打知道亚瑟喜欢自己的时候心里的亏欠就没有停过。也不是没想过和亚瑟尝试,毕竟自己和亚瑟性格很合得来,因为分在同宿舍而进行的一年同居生活也让双方对彼此的生活轨迹有了一定的了解。按理说做情侣不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么?可自己为什么每次想到这里伊万那个混蛋就会闯进自己的脑海里,好似在说你明明喜欢的是我,你是不可以和亚瑟在一起的。
“该死的!”被梳好不足十分钟的头发又被揉乱。这次王耀没有心思再重新梳一次,只是又些郁闷的枕在自己的臂弯,无聊地翻着面前的历史和地理笔记。
很快王耀被笔记上多出来的一些东西吸引了注意力——每页笔记的右下角多了一些奇怪的涂鸦。
这个发现让王耀有些新奇,坐直身子开始研究起那一个个小小的涂鸦。很快王耀就发现了其中的玄机。将笔记本从最后一页开始往前扫,那一个个涂鸦就可以连成一个简易的小连环画。第一页也就是自己的名字旁边是一个完整的涂鸦,一颗小小的红爱心和笑脸一枚。
王耀的笔记只借给过亚瑟一个人,那这些出自谁手也就不难猜到了。“画得可真丑。”嘴上嫌弃的话语却因为翘起的嘴角而没有几分可信度。
“看来亚瑟除了厨艺不怎么样画工也很差啊。”一边指出其缺点一遍又不厌其烦的翻来覆去的看。这样子要是让那帮损友们看见有要拿自己开玩笑了。
“地理笔记本你又能画出些什么来呢?”王耀抱着自己都不愿承认的小期待拿出来自己的地理笔记本。自己的地理笔记本是用了快三年的。三年的笔记加在一起厚度可不容小觑。
“M……H……B……T……Y?”王耀看着底下的著名是'Arthur'确定这是亚瑟写的,不过这几个字母是什么意思?“一句话的缩写么?英国人也有懒惰的时候么?”王耀调笑道。
“话说回来,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喜欢伊万那家伙呢?”
————————
“家里人又催了么?”
亚瑟用手指随意的滑动着手机屏幕,看着屏幕上不断变化的程序有些漫不经心的应答道,“嗯,催我回去订婚。”
“你家里人也是,你都向他们出柜了,他们还……”
“我答应了。”
“他们还那么……”弗朗西斯以为这又是亚瑟的性格所然,“亚瑟,这种时候就需要收起你的傲娇,好好地追王耀说这种气话你以为王耀就会过来乖乖哄你么!”
“机票我已经订好了,这周五的。”亚瑟把自己刚订飞机票的页面给弗朗西斯看。
“……听哥哥的话,你再坚持一下可以抱得美人归。”弗朗西斯发誓如果这两个人不是自己朋友,自己才不会干这种受累不讨好的事情。
“我已经追了两年了。”亚瑟将脸埋在手心里,心里的苦涩也只有自己知道,“两年了,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对他好才能让他试着回头看看我了。我累了……”
弗朗西斯看亚瑟这个样子也不好再劝什么,“哪怕以后会后悔么?”
“我为他改变了自己,这样的我让我都有些陌生可我却甘之如饴。我觉得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我把我能给他的全都给他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后面的话弗朗西斯已经听不清了。自己能做的也许只有在王耀醒悟的时候贡献一个可以哭泣的肩膀了。
——————————
晚饭后王耀回宿舍没瞧见亚瑟就出门敲响了邻屋的门。
“弗朗西斯,亚瑟在你这么?”王耀选择性无视了弗朗西斯的果体。
“啊,他说他最近有点事,就不回来了。也已经在老师那边请完假了。”弗朗西斯有些庆幸王耀因为不看自己而错过了自己脸上怪异的表情。撒谎真是门技术活儿。
“这样啊,谢谢了。”
王耀知道亚瑟的家族在英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以前也有过亚瑟消失一周或半个月的情况,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等他回来就告诉他自己决定试着接受他了。王耀边做饭边想到。想到亚瑟听到后眉飞色舞的样子就让王耀又些按耐不住心里的小激动。“真是笨死了。”
接受亚瑟不仅是给亚瑟一个机会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与其等待那一份看不见终点的感情,还不如抓住现在唾手可得的幸福。
但是王耀没想到那份幸福却因为自己的摇摆不定而失之交臂。
——————————
王耀在周五的早晨收到了一条短信。看到发送人是亚瑟的时候王耀还有些不以为意,以为是和以往一样告诉自己给自己带了些什么礼物回来,或者撒撒娇希望自己可以为他准备一份丰盛的早餐。但这次却出了王耀的意料。
“已回国,勿念。”
“不是走了三四天了么……该死的!弗朗西斯都敢帮着亚瑟那混蛋一起糊弄我了!”王耀放下手边的事情就给亚瑟打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
“都长本事了是吧。”亚瑟的电话打不通也只好去给弗朗西斯打电话。
“弗朗西斯,亚瑟到底在哪了。”
“他不是有事回英国去了么?”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亚瑟·柯克兰干·什·么·去·了!”
弗兰西斯听王耀的意思应该是察觉了什么也只好说了,“亚瑟他同意家里人给他寻的婚事了,现在应该在回英国的飞机上。”
“……还会回来么?”王耀在努力压住声音中的那一丝颤抖,过分的自尊不许自己在这个时候流露出任何的脆弱。
“这两天办完的休学手续,应该不会来了。王耀你……”
不等弗朗西斯说完就挂了电话。攥着手机,有些迷茫的看着这个自己和亚瑟生活了两年的宿舍,忽然觉得这一切都好陌生。
“叮叮”手机信息的声音让王耀恢复了些神志,下意识的划开信息,是弗朗西斯的。
“亚瑟让我告诉你的'My heart belongs to you '王耀,你把他推得太远了,他已经不敢去想你能接受他了。”
“M……H……B……T……Y……还是那么别扭的性格呢。”王耀想笑,可无论如何也牵动不起嘴角。手机屏幕暗下来后映出自己有些扭曲的笑脸,“王耀,你真可悲。”对着自己说。
没有等到那份感情,也错过了手边的爱情。真是可悲至极。
“王耀,有时候我觉得你真的很狠心。”
“怎么那么说。”
“如果我们换换心脏的话,你就会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说不定那样我会爱上你呢。”
“是么?”
想起当初亚瑟有些落寞的笑容,当初亚瑟就一定决定好放弃了吧?也是,喜欢上那么糟糕的自己,亚瑟也很倒霉呢。这样亚瑟以后可以回到原属于自己的生活,他不该被自己绊住前进的脚步。
可是,好不甘心……不甘心他就那么放弃了自己,不甘心自己没有和亚瑟在一起么?不甘心啊……
“是啊…”
已无人再回答自己。

评论(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