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报复/朝耀

有点渣的耀和痴情小帅眉毛子。最后本打算写少主潇洒甩了眉毛子之后扬长而去,留下眉毛子独自嘤嘤嘤。最后结局我拖了两天,总觉得那样的眉毛太弱气了。我连少主都不喜欢弱气的何况亚瑟呢。最后就把亚瑟写的深情了一点,机智了一点,小帅了一把。结局不是以往两三篇那样死虐亚瑟,留了个开放性的结局(笑)。就当为下篇朝耀温馨向做预备了,下篇是国设的可能性不会很大,我碰到历史就甜不起来(苦笑),如果当真想看这篇之后的小彩蛋可以跟我说,其实我心里想的后续还看得过去(摸下巴)。



———————————————



亚瑟是王耀的男朋友。
亚瑟看着把阿尔气的脸红脖子粗却用一句话让自己那个唯我独尊的弟弟脸更红了的王耀,“晚上补偿你好了。”
自己是王耀男朋友?该死的!连自己都有些不信了。
——————————————
亚瑟对于自己的表白成功起初是很窃喜的,甚至可以称之为庆幸。
联五之间的私下聚会不在少数。抛弃国与国之间的复杂关系和利益,只是单纯的聚在一起喝喝酒,聊聊最近的生活。
自己一直是以绅士自称的,在聚会的时候也是滴酒不沾。大家对自己的说法每次都是嗤之以鼻,之后就不再理会自己去一边拼酒去了。大家认识最晚的也是有几百年了,自己不能喝酒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而且弗朗西斯和阿尔也见过自己醉酒后失态的样子。
但那次聚会自己的糗态让剩余的两个人也算是见识到了。那次不怪自己喝酒,真的不能怪自己!只能怪王耀……
王耀和阿尔那混蛋为什么走那么近!明明是自己先和王耀建交的,阿尔的上司只是派人和王耀家的上司会晤,凭什么最近走的那么近!当初却连在伦敦多住一天也不愿意。
自己没在拒绝弗朗西斯的红酒,自己不至于因为一杯红酒就醉了,却因为伊万的一点伏特加而丧失了所有的思考能力。那只熊绝对是故意的!
等意识回笼的时候就已经是转天了,安慰好自家担心自己的女王亚瑟才决定给弗朗西斯打个电话问问自己昨天晚上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小亚瑟,哥哥我真没看出来啊,没想到你居然喜欢小耀,而且以前还和小耀有过那么一段。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哥哥我一直认为你很讨厌小耀呢。”电话那头弗朗西斯的调笑声刺激着亚瑟的耳膜。
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还是继续问了下去,“还有呢?”
“还有呢?哦对了,你和小耀表白了。我真应该把当时伊万和阿尔的表情给你录下来。那两个人追小耀可不是一年两年了。”
“Damn it!”亚瑟也顾不上绅士的礼仪,低骂一声自己后才开始思考起弗朗西斯的话。“我就算表白了那两个人也不至于仇视我吧?这世界上喜欢王耀的国家不算少啊。”
“能得到王耀的回复的可就你一个呢。”
弗朗西斯话中的含义让亚瑟没注意到他语气中的酸劲,或者可以称之为嫉妒。
王耀回复自己了?!弗朗西斯的意思是自己理解的那个意思么?回复自己了……
“他答应我了?”亚瑟按捺住自己语气中的小雀跃。
“谢谢哥哥我吧,要不是我,你昨天都不可能平安无事的回你的白金汉宫。阿尔和伊万那两个人的战斗力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清楚。”
之后的话亚瑟已经忘了,终归四十多年前了,自己能记住那么多已经不错了。不过那时候在得知王耀答应自己的时候的心情还是记得的——高兴,差异,迷茫和窃喜。
窃喜能再次拥有王耀,窃喜能得到王耀的原谅,窃喜自己因喝酒而把自己多年想说的话说出了口。
正如弗朗西斯所说的那样,自己和王耀是有过一段恋情的。不过那段恋情距现在也有了快两百年历史了,那时候大家都忙着殖民掠夺和殖民扩张,谁会在意当时的海上霸主,号称日不落帝国的英格兰先生恋爱了。
这并不怪欧洲的大家不关心当时的世界老大,而是当时以海盗著称的亚瑟,谁会相信有哪个国家能看上那样糟糕的一个国家啊。
显而易见的事,亚瑟追的王耀。一本《马可波罗游纪》让很多的欧洲国家对东方的神秘古国趋之若鹜,亚瑟也不例外。
亚瑟第一次是带有目的接近王耀的。富饶的土地,金碧辉煌的宫殿还有王耀都是亚瑟想要的。
一身暗红直缀长跑,腰间扎着同色金丝蛛纹带,墨色长发披在身后,遇见自己也不过是一瞥便不再理会。
也许是自己眼中的贪婪让他看清了?不过自己当时并没有多想,只想多讨些王耀喜欢,经常送王耀一些自家盛产的小玩意,赢得王耀的欢心———
然后把他变成自己的殖民地。
过程很美好,结果也如同自己当初预想的那样。可王耀为什么没有像自己了想的那样依附自己?身体被鸦片掏空,政府也卖国求荣,可为什么你还不屈服于我?!
“亚瑟·柯克兰,你杀我子民,烧我宫殿,毁我文化,现在还想要我也属于你么?”
“我的子民还没有放弃我,我亦不会抛弃他们。”
“感情?你我的感情可是随着那一箱箱的鸦片烧没了,我真后悔因为我自己的原因让你如此的对待我的国家。”
“你记住了,你加注在我身上的痛,日后王耀必定十倍奉还!”
之后自己也确实遭报应了,在世界上的地位一落千丈,而自己的带大的弟弟却成为世界大国。
再之后……
“亚瑟,今天晚上我有些事,明天再陪你。”
身前人的声音打断了自己不知道飘到何处的思绪。望了望自己的恋人,又看了看会议室门口处的阿尔,本来就不好的心情更加糟糕,说出来的话也就有失风度,“王耀,你有没有搞清楚你我的关系?!”
王耀挑了挑眉,不知道亚瑟为什么要现在聊这个问题,给了门外阿尔一个'你先走'的眼神才回过头来,“恋人。怎么了么,亚瑟?”
“你还知道是恋人……”王耀近期的行为挑拨着亚瑟脆弱的神经,最终压抑不住愤怒暴,“你要还知道是恋人,你要还知道我是你男友你会一年都不理会我几天?你分给我的时间还不及那只笨熊的三分之一!”
“国家事情忙,最近伊万家上司和我家……”
“是因为他像伊利亚·布拉金斯基么?”
亚瑟的话让王耀忘记自己下面的话。那个名字是自己的痛,和自己往来的国家也是对这个名字闭口不谈。
多久没有听到了?这个名字就像一个无形的枷锁牢牢桎梏着自己,谁都清楚,谁都不说。也是因为这个问题王耀才开始正视今天的亚瑟,太不自然了。百年的阅历不受刺激不会做那么不理智的事情。
“我要是还保有理智你现在就在阿尔的床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名字的原因,连亚瑟都可以从王耀那老狐狸的脸上读出一些什么了。
“亚瑟,你想多了。你现在是我男友。”现在也没时间计较亚瑟的无礼了,王耀深知这事今天如果不能结束自己是不可能去完成接下来的工作的。
“王耀,你当初为什么会答应我呢?”
“……”说真话么?亚瑟会打死自己吧?会的…
王耀确实不知道如何应付刨根问底的人,本以为这样生活了好几十年亚瑟哪怕知道什么也不会多说什么,谁知道今天什么又刺激这个海盗脆弱的神经了!
“王耀,别那种眼神看着我。以前也是,现在也是,你根本没把我当回事吧?”就像在看一个无知的孩子,一个无理取闹的疯子。
“也不是,以前的你是世界霸主,对你还是需要客气一些的。”王耀的话让亚瑟脸色沉了沉,“现在可是新世界。你那弟弟宵想了半个世纪的地球村啊。你还想像当初那样让我跪下来喊你一声'尊敬的大不列颠'吗?”
“当初的你可是无论如何也不愿跪下做臣呢。”王耀的话让亚瑟更加口无遮拦。不过说完就后悔这种事,教科书般的傲娇怎么会承认呢?
“也不是没有想跪下求过你。”王耀拿起亚瑟面前的钢笔把玩着,将自己以前的痛再次撕开,“当初你要带走嘉龙的时候我在想如果跪下求你,你可以不带走嘉龙我是会下跪的。”
“……”话题为什么一下子变的对自己那么不利!?说好的讨伐王耀的不忠怎么变成历史批斗大会了!
“你说我当初要是臣服于你了……现在还会有我么?”王耀开玩笑的语气掩盖了眼中的那抹痛。
“……”不会。
亚瑟很清楚如果当时的王耀松口了不仅自己不会放过他,整个西方都要来分食王耀。
“终归是年少轻狂啊。”五千岁的仙人也不理会自己几百年岁数的恋人喟叹道。
“王耀,我是真的想和你好好过。”短短的一句话像硬生生的从亚瑟嗓子中挤出来一样。
“看得出来,能忍住现在我那么些年的也就你一个了。”王耀有些没心没肺的笑道。
“如果没有那一百年该多好……”喃喃自语,在有些冷清的会议室里散尽。
亚瑟没听清王耀后面的话,不过也能料到不是什么好话。
气氛一下子凝结了,古钟齿轮转动的声音回响在两人耳边。王耀也没了开始赶时间的急躁,低头摆弄着手里的钢笔,神游到了不知哪个领域。
亚瑟看着窗外的景色。这个点自己应该已经回到酒店,面对着窗外的清风和悦耳的鸟鸣喝着下午茶。可自己现在呢?面对着写作恋人读作仇人的王耀不知所措。
“对了,你还记得当初我说的话么?”
“嗯?”突然的问题让亚瑟有了一瞬的松懈。王耀看着以为事情解决可以回家继续做绅士的亚瑟,嘴角的笑让人捉摸不透:“我当初说'你加注在我身上的痛,日后我将必定十倍奉还',唔……姑且把它当作利息?”
“什么…”话很熟悉,多年的直觉让亚瑟深知哪怕自己对这句话毫无印象但就冲王耀现在说出来看定没好事。
“嗯……亚瑟如果我现在说分手你会怎么样?”
“现在,马上,立刻,在这里,操哭你。”
“呵呵……”面无表情的说出那么下流的话如果不是现在气氛不对王耀真想好好的逗逗亚瑟,“要不分手吧。”
“原因。”
王耀看着意外冷静的亚瑟挑了挑眉,如果不是心里的不舒服也许就可以发现亚瑟略微颤抖的右臂和椅子后面的一两滴鲜血,“姑且算为报复吧,报复当初你对我做的一切。”
亚瑟听后身体反而放松下来,一直紧握着的右手松开,掌心被修剪的圆润有度的指甲弄的血迹斑斑。眼眶涩涩的,想哭却流不出眼泪。自己不是没猜想过王耀的目的,可是圈套也好,报复也罢,自己甘之如饴又怎么能去怪王耀呢?
“王耀,抛开那一百年,这十几年你有没有再喜欢过我?不是为了报复……我。”
亚瑟过分冷静的态度让王耀很不开心,本来就不多的报复的快感荡然无存,骨子里的狠戾也逐渐暴露出来,“你会喜欢一个曾经想要杀了你的人?亚瑟你不觉得你很可悲么?”
“谢谢你王耀。”谢谢你告诉我你喜欢过我。
亚瑟对王耀的了解要比王耀所想的多。能让王耀那个老狐狸脱下温和的外皮暴露本性的肯定是想要掩盖的什么东西,哪怕那个东西连王耀自己都不知道。
这回轮到了王耀怔愣住,有些混乱的大脑还无法理清楚亚瑟话中的意思,无言的看着亚瑟抽出口袋中的手帕抹去指尖和掌心的血迹,拿起椅背上的大衣向王耀点点头就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这就结束了?自己和亚瑟·柯克兰那混蛋真的分开了?感觉有些糟糕……
亚瑟上车后没有离去,而是看着过了许久才出来驾车回酒店的王耀离开。
右手掌心微痒的刺痛感拨动着亚瑟的神经。但愿这样可以算清当年两人之间的仇怨。
“别影响到之后我第三次追你就好了……”用拇指摩娑着方向盘。被喜欢的人用感情报复不难受么?那怎么可能!不难受的话自己的右手现在会连握住手刹都会疼痛?自己欠王耀一次,王耀还给自己一次。就当扯平了吧,不就是麻烦点需要再追第三次么,也没什么大不了。
“反正之后的时间还很长。”我们可以慢慢来,抛开国家利益的我喜欢你和让你喜欢我。

评论(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