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报复?秀恩爱!/朝耀

这个是报复的小彩蛋,也可以算作后续。我心中的少主是沉稳狡猾腹黑温和之类的词组成的,虽然是受但也是一个强受。我很不喜欢少主被人欺负后嘤嘤嘤,被人羞辱后还可以嘤嘤嘤哭完转脸就爱上对方。少主不报复你就感恩戴德吧!还唰唰唰的就爱上你,总给我一种这贱受吧的感觉。怕把握不好亚瑟和王耀的正面戏,所以大部分中间会有一些东西起到过度作用,比如我之前写的各种小短文中间的回忆杀和从第三视角的解释。因为我总觉得俩国家站那嗷嗷说好几千字的内容那不是小说那就成剧本了。之后的很长一时间笔风估计是如此,在lf也还不足一个月,作为一个新人的我在这里祝大家2016年快乐,新的一年请大家多多关照。











“喂喂,王耀,告诉哥哥我你和亚瑟怎么了?”弗朗西斯用手肘顶了顶身边安静看书的王耀,八卦之意显而易见。
“前些日子分了,最近开始不正常了。”王耀向一边挪了挪,确保弗朗西斯没办法再碰到自己。
确实不正常了……是太不正常了吧!?
哪个正常人会做出在会议期间捧着一大束玫瑰花进来的啊!人都不会那么做他身为一个国家丢的是他大不列颠的面子好吗!为他家那位年长的女王着想一下可以吗!说好的傲娇呢?谁家傲娇那么明目张胆的追人啊!
“这真的是和我打了好几个世纪的亚瑟·柯克兰么?”太大的刺激让弗朗西斯有些精神恍惚。
“早就坏掉了,你们群起而攻之吞并他得了。”省得天天看了心烦。
这并不是夸张,亚瑟在王耀家的出勤率连王耀的上司都叹为观止。一度找王耀商论英/国的目的是什么。
王耀闻此也不过撇撇嘴,“司康吃多了或者又跟他那些精灵一起抽风了。”归结下来就是安慰自家上司亚瑟那纯属自我意愿的天天来报道,暂且不代表英/国。
王耀这下意识的替亚瑟说话传到亚瑟这里的时候让亚瑟更加坚定了追回王耀的决心了。
看出王耀不愿深聊的意思,弗朗西斯也只好耸耸肩将目光转向一直盯着这个方向的亚瑟。为什么哥哥我觉得现在的亚瑟比以前和王耀在一起的亚瑟更不要脸了呢?以前再不济也不会像这样明目张胆的看着王耀。
“他说什么了?”亚瑟瞧着向自己这边挪动的弗朗西斯问道。
“哥哥我为什么要帮你做这种事情?”弗朗西斯一副'受不了你们'的样子,不过碍于还在争吵的阿尔和伊万动作幅度并不是很大。
“是不是很委婉的骂我变态?”
弗朗西斯有些惊讶的看着亚瑟,“最近怎么觉得你的智商在直线上升?”
“恋爱的时候不需要它自然就抛掷一边了,最近情势所迫在慢慢找回遗失的智商。”褪去以往傲娇的神情,亚瑟用着平静的语气顺着弗朗西斯的话自嘲。
“啧啧啧,你不说我都快忘了你当海盗时候的样子了。”弗朗西斯托着下巴加入“欣赏王耀”的行列中,“你有把握么?我看最近阿尔和伊万甚至本田菊都开始频繁的出入北京了。”
再频繁能有我频繁?想是那么想,不过听弗朗西斯的意思王耀并没有告诉他自己都快在北京安家的事情。“他只能是我的。既然以前可以是,之后肯定不成问题。”
“你就不怕王耀因为你这些举动而厌恶你?”弗朗西斯有些不甘的追问道。没办法,实在是想看到这样的亚瑟吃瘪的样子。
“以前阿尔拿着汉堡向王耀表白的时候王耀怎么做的?”
随着一个过肩摔阿尔和屋门一起出去了。弗朗西斯一想就明白了亚瑟的意思。
“王耀他要是真的忍无可忍了你觉得我现在还能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和你闲聊么?”亚瑟用茶杯掩去嘴角的笑意。
也许是亚瑟和弗朗西斯交谈的声音有些大了,王耀抬头看向他们那边。
弗朗西斯来不及收住自己的动作,自己那副样子叫王耀看的一清二楚。亚瑟举起茶杯示意了一下王耀,惹得王耀又继续看手中的书。
“你说我和王耀算不算年龄跨度最大的恋人?”
“算算算,当然算。你们两个人年龄跨度可不是几个世纪可以概括的了。”弗朗西斯有些受不了的应和着亚瑟,天知道自己多么想翻一个白眼。
亚瑟拨弄着自己面前碟中的小甜点,看得出来今天心情很好。
王耀这边虽然一直盯着手中的书,也时间恰当的一页一页的往后翻。但也只有王耀自己一个人心里清楚,自己没看进去几个字。注意力全集中在自己侧前方的亚瑟身上,这个事实自己都羞于接受更何况把它表现出来了。
几千年的阅历糊弄在场的四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那天王耀回家之后就想明白了亚瑟的意思。挫败感油然而生,又被比自己小那么多岁的国家摆一道让王耀想起了那些不好的回忆,这没处发的邪火也就发在了刚好来谈事的阿尔身上。
都不是什么好鸟。王耀对阿尔没任何愧疚,在国家利益方面得罪阿尔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都兵刃相见过谁又在乎这一次拌嘴。
还没等王耀心中的那点后悔膨胀开,亚瑟转天就已经准时出现在自家大门口。上司出于客气把亚瑟请进来一起吃了早饭、午饭、晚饭、之后的早饭、午饭、晚饭……
亚瑟·柯克兰他们家已经穷到供不起他的饭了么?!他难道被阿尔传染了ky的毛病么!没看到我家上司越来越耐人寻味色的眼神了么!什么叫“王耀啊,其实我并不反对你们找一个伴的。”你们这些西方混蛋都教给我上司一些什么玩意啊!
“该死的!”阿尔吵不过伊万,甩下手中的方案书就夺门而出。
忽然的变故让剩下三人停下了手中的事情,看着伊万也不是很好的脸色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每次会议都是阿尔和伊万的吵架为主,王耀大事小事和他关系不大的就都弃权,弗朗西斯和亚瑟都是带着上司的意愿来开会。那两个人拿出枪炮直接开打对他们三人影响都微乎其微。
“王耀你介意一会我去你们家一起喝下午茶么?”将玫瑰花放在王耀手边,提出今天下午的邀请。
“我拒绝你会打消这个念头么?”王耀有些嫌弃的把玫瑰花推回亚瑟那边。
“当然不会。”亚瑟也没多说什么而是重新把玫瑰花抱在怀里。
“那就闭上嘴跟上。还有把那束玫瑰花扔了,我家有你没花有花没你。”亚瑟的厚脸皮也让王耀无心再收拾桌面,拿起自己的书就打算回家。
亚瑟犹豫了一下后就把玫瑰花放回桌子上,快步追上了前面的王耀。
“伊万,别那么看着我,我心里现在也很不爽。”弗朗西斯有些烦躁的揉乱自己一头及肩金发。刚才两个人周围的气氛哪像是仇人见面啊。明明是情侣之间写作'吵架'读作“秀恩爱”啊。鬼才信他俩没注意到,就算没注意到……那也不能改变想揍亚瑟的心好么!
该生气愤怒做高冷的一副闹别扭的样子,该伤心失意借酒消愁的一副知错努力认真补救的样子。
两个人都没有认真扮演自己原本的角色,本来的两不相见变成之后的高调秀恩爱也是可以理解了的……个屁啊!有谁体会过哥哥我独自一人的心酸啊!

评论(6)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