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历史的轨迹(二)/朝耀

亚瑟没有和王耀调笑的心情,一个外国人忽然出现在你常去的酒馆还了解你的底细,你会跟他笑着说:“我猜不到呢。”吗?
“冷静些,就你这脾气是怎么当上世界霸主的?”王耀安抚着亚瑟,“我是天朝的化身,王耀。”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亚瑟并没有因为王耀的话而放松警惕,征服世界固然很让他享受,但随之树敌千万也不得不让亚瑟对每个国家都抱有警惕之心。
“我不是这个时空的王耀⋯⋯通俗点说我是百年后的王耀。”王耀用手指沾了些啤酒在桌子上随意地画着。
“⋯⋯百年后的我⋯⋯”亚瑟看着王耀身上一些不属于这个时代应有的痕迹姑且把王耀的话听进耳朵了。
“百年后的你是个死傲娇。”阻止了亚瑟的提问,王耀深知历史很有可能因为自己的一句话一个举动而改写。必须要谨言慎行呢。
“⋯⋯明天我就要出海。”王耀不愿多说亚瑟也不多问了,不过王耀必须跟在身边。他落在别的国家手里对自己会造成很多的不必要麻烦。
“以后请多指教了,鸦片混蛋。”后面四个字是用中文念的,那么好的机会当然要欺负一下未来的日不落先生了。
“⋯⋯”亚瑟皱了皱眉毛,将酒杯里的啤酒喝干净就带着王耀回自己的船上去了。
这还是王耀第一次上海盗船。
比想象中干净规整许多。王耀跟在亚瑟身后一路看着海盗们收整枪支弹药、搬着一箱箱的生食衣物往船舱里送。
“你以后住这里吧,每天的饭我会叫人给你送来。”亚瑟把自己房间旁边的屋子给了王耀。
一个床、一个衣柜、一把椅子、一张桌子。王耀倒不是嫌弃有多简陋,在海上能有自己单独的屋子已经不错了,当然也不排除亚瑟害怕自己对他的船员不理利。“你的意思是平常我只能窝在这里?”
“耀,我想我们不需要再讨论一个国家化身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跑到别的国家领地上事情的严重性了吧?”
“你可以把我当做迷途的羔羊。”
“谁家羔羊会在迷路时还和当地的屠夫讨论人生?”
“亚瑟·柯克兰!我真想亲自感谢未来那位让你变得绅士的家伙!你这副尖酸刻薄的样子想让我打你!”
“我也很好奇是哪位人事可以办到这种事情。”亚瑟也知道自己性子野,但从没想过未来有人可以约束自己。
那位人士正一脸嫌弃的将亚瑟轰出门,“船长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吧,别在我这浪费时间了。”
“喂!你⋯⋯”
“你现在再说一句话,我立刻!马上!去弗朗西斯那边!”百年宿敌的名字让亚瑟闭上了嘴。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中/国的化身也许就需要改选了。
“砰!”门被关上时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宣示着主人不小的火气。
王耀扯了扯嘴角便不再去想亚瑟。“看来这屋子有些时日没人住了。”桌面地板和床上都有着一层薄薄的灰,“看来下午是有事情做了。”
离开的亚瑟还在想该如何从王耀口中套出一些对自己有利的消息。如果他真是未来世界的天朝,那想必知道自己之后的事情。“有必要去看看那个东方古国的真面目了。”
两个人中一个想尽办法的去探求未来;另一个竭尽全力的隐藏历史。王耀想到了自己话多必失的可能,也想到如今应该在京城皇宫的自己出现在英吉利的一个海港已经让蝴蝶煽动了翅膀,但谁又能明白这其中又何尝不是一个必然的历史轨迹呢⋯⋯



—————————————
这篇文敲定为中短篇。最近会主写这篇文,其他会放缓更新速度。哪怕你们不喜欢这篇文,哪怕这是个写烂了的题材,但我喜欢能咋办呢⋯⋯写起来和胃口咋办呢⋯⋯哪怕没人看可我就是想写咋办呢⋯⋯这篇文未来要涉及的梗都是我喜欢的咋办呢⋯⋯
例1.亚瑟的左耳洞百年前就有,百年后亚瑟将一对情侣的耳环其中一只送给了王耀,另一只自己带着,百年前的亚瑟看到王耀的耳环而定制了相同样子的耳环却因为一些问题错了时间,最终在百年后送给王耀。
2.亚瑟本打算把非洲作为自己最主要的殖民地和商品市场却因为某些原因把目标放在天朝。王耀在踏上国土的那一刻就穿了回去,亚瑟找不到王耀日渐精神质起来,从傲娇有点向病娇走,最终在皇宫看见古代耀对自己的冷漠态度而暴走发起鸦/片战争。王耀也因此讨厌亚瑟。(不知道你们听得懂么)
总之就是这样之类的玩时空循环梗的样子,那种我不想改变什么却正因为我的不想改变而让本不该如此的历史走了原来的老套路。(注:这篇文后期历史较混乱,会混入一些奇怪的因素来推动故事发展,不要过多考究历史。)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