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历史的轨迹(三)/朝耀

“我觉得我在你这里可以不天天无所事事了。”王耀尝了一口晚饭就放下了刀叉。
“在海上有吃的就不错了。”亚瑟用汤匙在自己面前的浓汤里搅动着。
“英国人可悲的味觉。”王耀也懒得向亚瑟做解释,问清楚厨房位置后就转身离开了。
亚瑟也不拦着王耀去折腾,自顾自地吃着自己面前的食物。
当然二十分钟后这一切就变了⋯⋯
“亚瑟·柯克兰!你有本事继续吃你那猪食去啊!放下我做的菜!你连菜都抢你可真对得起你海盗头子的称号啊,给我回来!”
“整条船都是我的何况这碟子菜呢?!要吃再做一盘去,记得多放点肉。”亚瑟举着碟子躲过王耀扔向自己的餐刀。虽然不知道碟子里的菜叫什么,但第一口王耀吃了没事而自己还喜欢当然就没有还回去的可能了。
亚瑟的话都把王耀气笑了,这样的亚瑟像极了自己家那群不让人省心的弟弟妹妹们。明明岁数都不小了,有的甚至在千年前就伴在自己左右但经常因为自己的一道菜挣得大吵大叫。
“那道菜叫鱼香肉丝。”你一直喜欢吃的。在端来之前王耀就在厨房打点好自己了,这碟子菜也是专门为亚瑟做的。不过王耀深知这个时期的亚瑟那脾气可不是傲娇两个字可以概括的,恼凶成怒起来拔刀子砍自己的可能都是有的。就当哄自己的弟弟妹妹们了。
亚瑟并没有理王耀只顾埋头吃着那盘色香味俱全的佳肴。
王耀没得到回复也没再自讨没趣,有些认命的回身向厨房走去,看来自己以后要准备两人份的饭了。
目睹了全过程的海盗识趣的当做没看见,自家老大不高兴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既然人家都放纵了那个亚洲人他们这些人还有什么资格站出来说不呢。
“鱼香肉丝⋯⋯吗?”汉语念起来很困难,但亚瑟还是努力的把这个名字记住,以至于原因亚瑟当然是归结到很好吃上了。
亚瑟不知道就这一道菜他吃了快两百年也没有吃厌,每次王耀做完都会问自己一句:“你每次来都吃就不怕物极必反么?”
自己能说什么呢?说我吃的第一道中国菜就是不知道哪个时代的你做的吗⋯⋯
“这道菜叫什么?”
“说了你也不知道,你知道它能吃就行了。”王耀失去了给亚瑟科普的兴趣,做完红烧鱼就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看着外面吃完饭忙忙碌碌的海盗们。
“那你告诉我上一道菜叫‘鱼尚又丝’干什么!”
王耀用关爱残疾儿童的眼神看着亚瑟,“为了嘲笑你可笑的发音,那叫‘鱼香肉丝’。”
“鱼香又湿?”
“肉丝。”
“肉湿?”
“⋯⋯你就叫他鱼香rose吧。”
“鱼尚rose。”
“呵呵⋯⋯”
王耀觉得现在就像一个妄图教会一个地痞流氓什么叫“之乎者也”一样:不是我先被逼疯就是他先不耐烦的把我撂倒。
“是你们的语言太难说了。”亚瑟因为味蕾得到了满足对于王耀的坏脾气也一并容忍了。
“拉不出屎怪茅坑。”欺负听不懂汉语的外国人这看起来不是什么地道的事情,但也只有做的人才可以明白其中的酸爽。
“王耀!”王耀懂英语但自己却不懂他的语言,巨大的劣势让亚瑟的脸色不好看起来。
“每天早上起来我有可能起不了那么早,早饭你自己解决。就这样。”寄人篱下还是不要把主人逗得太狠了,王耀溜之大吉。
把叉子摔在桌子上,亚瑟烦躁的把自己扔在座位里。
看来有必要把学习汉语提上日程了。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