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新年快乐/朝耀


“王京,你去看看阿苏那边干什么了怎么那么吵。”
“和王津他们玩斗地主呢。”
“告诉他们要是都那么无聊就过来帮我一起做饭!”
“⋯⋯他们被嘉龙喊出去放炮了。”
“啧。”
在一下午做出那么多人份的晚饭对于王耀来说是每一年都有的挑战。
春节,在中/国寓意着团圆。家家户户的游子都会选在这个具有特殊含义的日子回到自己的家乡、自己的亲人身边。
王耀身为中/国的化身对于这个节的重视程度是不容小觑的。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和自己一样一年都是忙忙碌碌的,但也只有新年的时候可以放下一年的辛苦劳累和家人坐在一张桌前吃一顿团圆饭。
王耀在垛着饺子的肉馅,不知不觉间思绪也游离开来。
湾湾今年也不愿意回来呢⋯⋯
王耀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如今的王湾:像外交一样的强硬冷漠吗?那可是自己的妹妹啊,曾经陪在身边千年的妹妹啊;可若是身为兄长那样去说,又会遭到她的冷眼和不屑,再严重甚至会旧事重提⋯⋯
“大哥,英/国先生的电话。”
王京的声音拉回自己的思绪,“拿过来吧。”亚瑟和王耀的关系王耀一直没敢告诉家里的弟弟妹妹们,王京知道还是因为自己那有些八卦的上司在一次会议上“无意间”透露给王京的。即便到了现在家里也有人对亚瑟当初的作为存有不满,王耀也只好稍微委屈亚瑟一点把两个人的关系在家里隐瞒起来了。
“亚瑟,新年快乐。”王耀用肩夹住手机就去把虾仁切碎了。
“新年快乐,耀。”亚瑟揉了揉有些冻红的鼻子。飞机场的出租车都回家过年了,亚瑟觉得自己现在就跟一个傻/子一样站在北/京机场的大门口手足无措。
“英/国难道也在过年吗?”王耀听弗朗西斯他们说过,春节在欧洲那边就跟在自己这边的的圣诞节一样——一个可以疯狂购物的正当理由。
“⋯⋯还好吧,灯笼什么的有些地方也可以看见。”亚瑟回想了一下自己从白/金/汉/宫打车到机场时在车窗外看见的景色,才回答道。
“真希望让你看看今天的我家⋯⋯很美丽。”王耀想了想,还是不用那些华丽的词缀来为难自己的恋人了。
“以后一定有机会让你陪我过春节。”亚瑟捂住听筒向司机小声说了下“谢谢。”
司机本来是接回家的女儿,正巧看见亚瑟这个外国人站在机场门口就让亚瑟搭了一下便车。
“抱歉亚瑟⋯⋯”王耀把亚瑟忽然低沉的声音误认为是他为了掩盖自己的失落。
“该说抱歉的是我,如果我当初没有犯下那么大的错误你的家人也不会现在也不愿接纳我。”话音刚落亚瑟就看到司机先生透过后视镜看着自己,眼中是无声的鼓励和安慰。
亚瑟礼貌地向司机笑笑,表示自己的没事。
“过了这几天我去英/国陪你吧。”王耀将切好的余料倒进肉馅中,加入一些作料就让一旁的王京帮自己和馅。
“好啊,我可以去你们那里接你。”比如现在。身为国家化身的他们一年中能休息的时日也就是本国的大的节日了,比如欧洲的圣诞节、比如中/国的春节。王耀愿意在节后挤出一些时间来陪自己,亚瑟表示自己那点大男子主义被极大地满足愉悦了。
“耀,我这边还有点事先挂了,晚些时候再联系你。”亚瑟挂上电话之后向司机表示感谢并送上新年祝福后就走进了自己经常入住的酒店。距离晚上还有很多时间亚瑟觉得这正是充分体验中/国春节氛围的大好时机。
王耀这边放下电话就继续忙活其他副菜去了,家里弟弟妹妹们口味差别蛮大的,都需要照顾到也挺不容易。




“亲爱的朋友们!过年好!”
随着春晚的开场词响起,王耀一家的团圆饭也正式开始。
王耀看着弟弟妹妹们聊着自己一年的奇闻异事,时不时有些人过来向自己敬酒王耀也是笑着欢迎。大家也不怕把王耀灌醉,自己哥哥那酒量都心知肚明也没几个人见过真正喝醉的王耀。
亚瑟这边刚挑好送王耀的礼物在回酒店的路上。亚瑟今年敢那么大胆的来中/国也是胸有成竹的:先是让自家那些小鬼和王耀家里的熊孩子们慢慢打好关系,把自己的形象一点点扳回正轨;接着在关于王耀的事情上亚瑟尽量表现得积极一点,让他家里的那些兄控们放下对自己的戒心。
身为第一个加入亚/投/行的欧洲国家——亚瑟认为自己这回博得王耀家里人的认可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换身衣服就去王耀他们家吧⋯⋯唔,用不用提前通知一声王耀呢⋯⋯”亚瑟看着手里的茶饼礼盒,自己在那里喃喃自语。



“下面请大家欣赏,小品⋯⋯”
“叮铃!叮铃!”门铃声没有惊动桌前的全部人,但也有少数人听见后看向王耀。
王耀不想打扰大家的兴致也就悄悄的自己去开门了,这个点出现在家门口能有谁?
说实话,王耀开门看见门外是亚瑟的时候大脑是一片空白的。
“耀,新年快⋯⋯喂!”亚瑟话还没说完就赶忙拦住王耀想要关门的手。
他是打算当做没看见自己吗?他真的那么忍心吗?!我受够这种偷/情似的恋爱了喂!
门口的动静让在座的都安静下来。
离门口近一些的王津探头看了看是谁:“大哥,怎么了?⋯⋯英/国先生?”
“英/国他迷路了过来问路,我现在送他回酒店。”王耀背对着家人,不停地在向亚瑟使眼色。
“既然英/国先生来了就一起吃顿饭吧,阿京帮英/国先生那双筷子吧。”王津夹了一块八珍豆腐吃。粗神经的他明显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姐妹们还有的和亚瑟有着一些隔阂。
亚瑟以为自己和王耀的关系王津也知道了,但熟悉王津的王耀知道这只不过是王津的粗神经罢了。
和阿尔的KY有着异曲同工之意。
亚瑟把礼物递给王耀之后理所应当地取代王京坐在了王耀身边。
“英/国先生,最近那个项目⋯⋯”
“听你的!你怎么现在和王濠镜一样了。”亚瑟打断了王京的话,现在自己已经沦落到坐在自己恋人旁边都需要被人算计了吗?
“先生过奖了。”目的达到了王京也不再理会亚瑟陪弟弟妹妹们去了。
“你怎么来了?”王耀把碗筷放在亚瑟面前,帮着亚瑟布菜。
“王京跟王濠镜学坏了。”亚瑟也不怕被人说幼稚地跟王耀打着小报告。
“那我就放心了。”既来之则安之,看家里人也没多反对什么的王耀当然乐的亚瑟也来陪自己过年。
“你要是对我也那么好就好了。”亚瑟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王耀的关心,但教科书般的傲娇还是说了些别扭的话。
“那就先喊声哥听听。论年纪你喊这声不亏。”王耀给亚瑟倒的是低度的果啤。亚瑟今天闹酒疯王耀可说不准自己会不会管他。
“哥。”亚瑟也不含糊。
“乖弟弟。”
“哥⋯⋯好久不见了,今晚让我留宿吧。”亚瑟特喜欢看王耀被满足时笑眯眼的样子,心里像有把小刷子一样挑拨着自己。
“⋯⋯今晚他们估计会闹得很晚。”亚瑟什么意思王耀是秒懂的。
“明天我全天陪你。”
王耀看着亚瑟一脸偷了腥的猫一样,把一块糖醋鱼塞进亚瑟嘴里:“真是给你胆了。”
“耀⋯⋯”
“嗯?”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