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99%利益中的那1%的爱/朝耀

我只能说前方高能⋯⋯这篇文我写完回去捉虫的时候我都觉得(这尼玛啥玩意啊)这个文想写的时候是一个月前的事情,那个时候对国设虐是一种极尽痴态的喜欢,恨不得篇篇虐。导致了什么奇怪的脑洞就都敢写了。这是当初差点流掉的国设虐,我终于把他撸出来了⋯⋯这估计会成为我的黑历史:小学文笔、矫情的少主和英sir、少女系的画风⋯⋯啊啊啊啊啊啊,不说了不说了我去写作业了!下个更历史的轨迹或者美人鱼耀的那个开篇、小几率是老师设定那个。就这样(顶锅跑)


“我认为你有必要在你们两国建交之前向他道个歉。”
弗朗西斯的话让亚瑟迟疑了一下:一秒钟反应他指的是什么,一秒钟收好情绪装傻充愣,“谁?王耀吗?”
两人似敌似友好几个世纪了,亚瑟心里想的是什么弗朗西斯能猜出个七八分来。平常也许会随了亚瑟的意将事情蒙混过去,但这次无论是出于私心还是某些不能说明的利害关系,弗朗西斯并没有如亚瑟的愿。
“这是我们欠他的,”以前的侵略,如今的孤立。
“既然不止我一个,为什么要我第一个去。”自己从世界霸主变成如今需要和西欧那群人抱团才敢向阿尔弗雷德·F·琼斯说“不”的地位,难道自己也要像个怨/妇一样向阿尔那个混蛋讨要一声“对不起”吗?“'成王败寇',不正是王耀她们家的话吗?”
“你把你侵略王耀当做一场公平的战争?!”亚瑟的回答让弗朗西斯有了重新审视英/格/兰的念头了,“你以为我不想和他道歉吗?当初耀他得知你我烧了他宫殿时候的表情哥哥我至今还记得!”意识到自己情绪太激动了,弗朗西斯深吸一口气后才稳定住自己的情绪,道:“上司那边对于法中建交还在摇摆不定,我也要努力说服他。等到法中建交的时候我也会向他道歉。”
“哪怕他不接受?”
“哪怕他不接受。”
弗朗西斯正经起来还是很具有威慑力的,亚瑟也放下手中的红茶开始思量起道歉这件事了。
“他不需要我的道歉。”亚瑟想了想还是没办法把自己全部的心思说出来。
“亚瑟·柯克兰,你知道哥哥我猜你那点心思猜的也很累好么!王耀他没你想的那么坚强,被人欺/辱之后还可以若无其事的归咎到自己身上。”这种时候的傲娇让弗朗西斯更是烦躁,“是你拿鸦/片给他的,是你喊我一起去抢他宫殿的。你为我们的侵略开了一个头,这些王耀不会忘记,他家子民也不会忘记。”
“他已经同意和我建交了,他一定……”一定不会在意这个的,他一定明白我的意思的。
“那是他上司同意和你建交了。”毫不客气的揭穿。
无法反驳他的话,亚瑟几度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自己那点可悲的自尊在作祟无法说出来,怕道歉后王耀若因自己旧事重谈而冷漠相对自己无法说出来,喜欢王耀无法说出来……这一切如鲠在喉最后也只能汇成四个字:“……我知道了。”


“晚上的聚餐也让国家他们参加吧,多联系联系感情。”
“也好,多年未坐在一起了也该聊聊了。”
亚瑟冷眼看着双方代表在签完字之后的寒暄。上一秒形同陌路的两个国家下一秒却可以因为国家利益而变成八拜之交。
王耀对此提议没有表现出什么反感。王耀的处事不喜形于色曾是亚瑟最无法理解和嗤之以鼻的,现在倒是理解几分了。
“好。”
王耀没有理会因自己的答应而表情有些错愕的亚瑟,和两位代表示意了一下就转身离去了。
“我回去准备一下。”亚瑟看王耀已经走到门口,心急之下也顾不得礼仪准备离去。
中/国代表面无表情地看着英/国的化身追着自己家的化身离去,转身面对他们国的代表时脸上又是建交后的喜悦。
“王耀⋯⋯王耀!”
身后的呼喊声越来越大,王耀没办法装作听不见也只好停住脚等着快步走向自己的亚瑟。
“怎么了?”建交并没有带动起来王耀的情绪,还是冷冷淡淡的。
“事情决定的仓促,我怕你没有准备,打算⋯⋯”
“无事,我如今虽然过得艰难了些,但不至于连一身正装也拿不出来。”亚瑟的话让王耀黑了脸,打断了亚瑟的话:“亚瑟先生,周围也没有他人,王某人消受不起您的盛情。还是不用摆出一副多么亲近的样子好了。”看多了只会让人作呕。
“不是⋯⋯王耀我没有这个意思⋯⋯”王耀的话让亚瑟不知道该如何去接。弗朗西斯的话果真不错,自己本该明白的——
王耀他对于自己那可是恨之入骨的。
“亚瑟·柯克兰,别告诉我你忘记你干的那些事情了。”亚瑟一脸的无措和眼中的委屈让王耀忍不住想要冷笑,后面的话也不在给双方留面子,“百年的耻辱,大部分的原因可都是因你而起啊,大/不/列/颠。”
“王耀,你冷静一点,我不是这个意思。”王耀的话也让亚瑟脸色不佳,话里也不免带出了些情绪。“王耀,你我已经建交了,你现在拿话嘲讽我就不怕被别人说你太小孩子气了吗?”
“小孩子气吗⋯⋯呵呵,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建交了,不是王耀和亚瑟·柯克兰和好如初了。”王耀不明白亚瑟那对自己弯弯绕绕的暗恋,这一切都当做了是亚瑟对自己的羞辱。
“⋯⋯王耀,我为当初的行径道歉。因为我的原因让你这百年受辱了。”道歉没有亚瑟所想的那么难说出口,反而说完后心里踏实了起来。
“⋯⋯”亚瑟那么说王耀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心知当年的一切不能全怪罪给亚瑟,但⋯⋯
终归都已经发生了。
“我先回去了。”
亚瑟猜不透王耀这是接受了自己的道歉还是再次冷落了自己。心里那点小心思就藏不住了。
“王耀⋯⋯我、我喜欢你⋯⋯”
“你喜欢的是我的资源、我的黄金、我的国土⋯⋯都不小了,不要像一个刚建立的国家一样去奢望人类的情爱。”
“⋯⋯”亚瑟看着离去的王耀没有再去追上他。王耀的话让亚瑟忽然发现自己所谓的“喜欢”确实有点滑稽。
王耀吸的第一口罂粟是自己递给他的、华/盛/顿会议的时候自己本有能力替王耀说话却因为自己的利益而选择了沉默⋯⋯现如今的建交也是在他和阿尔的关系有了缓和才敢来见他。
自己的喜欢里夹杂了太多的利益。“王耀,我可真是恨透了你这份看得透彻呢。”
“国家之间谈感情果然是奢望啊。”亚瑟感叹一句也就转身大踏步离去了。
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就交给时间吧。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