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人鱼/朝耀


“船长。”
“⋯⋯”
“船长!”
“!怎么了?”亚瑟看着自己面前吵醒自己的人,大脑还没有从刚才的睡梦中完全的苏醒过来。
“船长⋯⋯我们好像抓到了一只⋯⋯额,一只人鱼。”
“⋯⋯昨天和弗朗西斯那家伙交战的时候你磕坏脑袋了吗?”话顺口而出,但马上亚瑟就感到了不对劲。昨天和弗朗西斯交战?为什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船长!是真的!”亚瑟嘲笑的语气太过浓重,让本来底气不怎么足的小海盗嚷嚷了起来。
“你想让我拿你喂人鱼吗?!哦天,你嗓门那么大做什么海盗唱歌剧去得了。”亚瑟说完就越过小海盗向夹板走去,去看看那所谓的人鱼。
“船长!你等等我。”
亚瑟没有管身后的声音。这一切都那么正常,自己是欧洲上一个名为英/国国家的化身,现在的目的是称霸世界,和自己死磕的是多年的宿敌法/国——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这一切自己都很明白,但为什么每一个认知都透露着一丝不安和诡谲?
“小贝利,你们如果敢骗我你今晚睡在甲板上好了,让海风吹散你大脑里那些奇怪的东西。”推开船门前亚瑟也不忘恐吓一下跟在身后的小海盗。
“船长,我叫安可。”
“哦,不错的名字。以后改叫贝利吧。”
“吱——”
破旧的门开启时发出了不小的声音,这让亚瑟不爽的皱了皱眉:“阿尔那混蛋天天喊着hero却连门都没钱修了吗?”
说完后自己反而愣住了——阿尔?hero?是谁?
“船长,人鱼就在那里。”
身后安可的话打断了亚瑟有些混乱的思绪,本想再次开口呵斥一下他却在看到人鱼时忘记了言语。
人鱼好像注意到亚瑟的目光,将警惕的目光投向亚瑟的方向,巨大的鱼尾缩向自己,对周围的海盗保持着高度的警觉。
亚瑟也是在人鱼看向自己的时候才把注意力脱离他那鱼鳞和人皮交接的腰肌。不过人鱼的那张脸给亚瑟的冲击一点也不比‘世界上真的有人鱼这种物种’这个认知要来的小。
人鱼拥有绝世的颜容看来也不是虚传。姣好的面容不似欧洲男子的粗犷,一双剑眉使他不显女气反而英气逼人,眉下的丹凤眼满满的是对自己的敌意,微抿的双唇因常年在冰冷的海水中浸泡是浅浅的粉色。
亚瑟不否认自己被这条人鱼的相貌迷住了,但人鱼平坦的胸部和下面明显的腹肌让自己没办法昧着良心说这是条美人鱼。虽然「他」确实很美⋯⋯
“找个容器把他放进去吧。”
“⋯⋯”这就完了?!
“怎么?你们还想看到我一副痴态地盯着这条人鱼,然后为了条鱼疯狂?”好像看出了船员的心理,亚瑟又毫不客气地奚落着自己小弟们的智商。
见没有乐子看船员们也只好听话的去寻找能养活人鱼的容器去了。算上鱼尾这人鱼也超过两米了,大家出海是来打仗的,都未必能找到合适的容器。
从听到亚瑟的话后人鱼眼中的警惕褪去,没有丝毫表情的脸因为那警惕的消失显出一份无机质的空洞,完美无瑕的不真实。
亚瑟淡然的看着船员们艰难地把他架起来放在一张备用的船帆里,然后一堆人热热闹闹地把人鱼搬进了船舱。
身后的小海盗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前一刻热闹的甲板上现在只剩下亚瑟一人。
亚瑟也没有在意这些,心中的疑虑越来越多,那些让人无法理解甚至啼笑皆非的问题与念头在脑海里横冲直撞。
在看到那条人鱼后大脑反馈给自己的信息就已经让亚瑟觉得自己几百年来的阅历都叫自己家里那只可卡犬吃的渣都不剩——你喜欢他,你爱他。
通俗点说也可以叫做一见钟情。身为国家化身的他对一条鱼一件见钟情了,亚瑟不知道该为自己感到悲哀还是自己的子民。
剩下的无非就是之前的那些问题。对人鱼的感情冲淡了心中的疑虑,情感来得太突然,像是沉积了百年的爱找到了突破口涌进自己的心脏,自己居然也很自然地接受了这匪夷所思跨越「种族」的爱。
“船长,人鱼安顿好了。原本放食物的箱子空出来一个幸好密封性不错就放了些海水进去可以保证人鱼不死了。”
身后忽然响起的声音吓得亚瑟反射性的摸向自己腰间的刀,“哦天啊,为了你们敬爱的船长的心脏考虑你以后站得离我远些再喊我!”
“知道了,船长。”安可像是认命般接受着亚瑟的毒舌。
亚瑟也没在意自己船员会在心里如何腹诽自己,反正自己听不见就行了。踱步走向船舱,打算去见一见那条人鱼。
心中的熟悉感与亲近感愈发的强了起来,就像有人在指引着亚瑟说着“他本就属于你,他是你的”。
想想也许是刚才的梦中梦见过那条人鱼?
想法一出亚瑟就迫不及待地认可了它。一定是刚才梦中梦到过,这份熟悉感和喜欢瞬间就解释的通了。顺带的亚瑟也把梦醒时候的违和感归咎到梦中的一切过于现实,让起初的自己有点睡迷糊了。
但⋯⋯梦的内容是什么?
亚瑟没心思再去在意这些问题了,心中的占有欲在猛烈的膨胀,自己急切地想要见到那条人鱼,现在马上。
开门声惊动了人鱼,亚瑟望见人鱼时就陷入了人鱼的黑瞳中。
黑瞳在欧洲是几乎看不见的,亚瑟觉得人鱼的黑眸很正常但也很不正常,“琥珀的金⋯⋯”
意识到自己把想法说了出来,发现人鱼并没有对自己有抵触感才一点点接近他。那双眸如果换做琥珀金应该会更好看。
“你叫什么名字?”
“王耀。”
亚瑟盯着自己面前的人鱼,刚才突然的恍惚让亚瑟差点以为那个回答是从自己的大脑中发出的。那双微抿的淡色双唇好似没开启过,这个想法让亚瑟有些奇怪。
“王耀,以后陪着我一起生活,好吗?”直切主题,亚瑟觉得自己不必跟一条人鱼说那些弯弯绕绕的话,说不定还会让王耀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拖沓无趣的人。
王耀这次没有回答自己,眼神空洞的望着自己,还是初见时候的面无表情。不过亚瑟也不介意这一切,好像是知道王耀一定会答应自己一样自顾自的说着。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嗯⋯⋯虽然一见钟情什么的听起来挺玄乎但别怀疑我的感情。啊,这些话说起来好别扭!王耀,那个,虽然这种情况在你们那里应该很常见,「人」爱上人鱼什么的,但你别排斥这些,我可以陪着你许久,甚至是一生的。啊⋯⋯你们人鱼寿命应该比人类要长吧?嗯,所以王耀,接受我可以吗?”喋喋不休了半天亚瑟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大脑处于极度亢奋的阶段,也许那么一长段话只是为了最后一句做一个铺垫。
“好。”
意外的回答让亚瑟的瞳孔急剧收缩了一下,幸福溢满了整个胸膛,涨得都有些发痛发酸。
亚瑟蓦地发现王耀的双眸变成了金色,正是自己所想的琥珀金。自己还来不及发出赞叹王耀的话就让自己不知所然起来。
“不过你要把你毁了的圆/明/园还给我。”薄唇微启,熟悉的嗓音传入亚瑟耳中。
“圆/明/园⋯⋯?”王耀的话让自己冷静下来,亚瑟不知道王耀在说什么。
周围的环境开始逐渐被黑暗浸染,亚瑟也无心关注,他现在只想知道王耀是什么意思。
“亚瑟·柯克兰,你的喜欢让我感到恶心。”王耀用毫无波澜的语调诉说着恶语。
周围的一切忽然间像是被打碎的镜子一样破碎、消失,只留下自己和王耀。亚瑟开始无法思考,这句话太熟悉了,像梦魇一样缠绕着自己。不是第一次听到了,这绝对不是第一次听到!但是从哪里听到的?谁说的?
王耀吗?
今天才初次见面啊!
真的是初次见面吗?
王耀是谁?
这条人鱼是王耀。
他是王耀吗?
“你应该是我的⋯⋯”我那么喜欢你。
“你差点毁了我。”
“我没有!”亚瑟矢口否认,但心里却有个声音在说——是你差点毁了他。
“你和法/国狼狈为奸。”
法/国?自己和弗朗西斯?!
“你带走了我的弟弟,嘉龙。”
嘉龙?你的⋯⋯弟弟?
“你/我逼我/你签订条约。”
“你/我杀我/你子民。”
“我恨/爱你。”



“亚瑟,亚瑟·柯克兰!”
再次睁开眼,面前是一个长型会议桌。身旁的弗朗西斯小声地跟自己说着刚才阿尔的方案,对面的阿尔弗雷德正一脸不满地看着自己。
“亚瑟,如果你不愿意参加这次的方案你大可不必来这里。hero以后赚钱也就不喊你了。”
亚瑟含糊其辞的把阿尔搪塞过去之后也没清楚自己现在是干什么呢。
“小亚瑟,你居然开会时候睡着了,是为了眼不见心不烦吗?”弗朗西斯说完后还若有所指的望了望亚瑟另一侧。
“?”亚瑟还没有从梦里回到现实,看着弗朗西斯和自己那么熟络的聊天自己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喏,王耀跟伊万的关系真好呢。”
“王⋯⋯耀?”
王耀听见亚瑟喊自己就从和伊万的低语中抽身出来望向亚瑟:“怎么了,亚瑟。”
“没⋯⋯”罢工的大脑开始运转,梦中的一切逐渐与现实分离。亚瑟呆愣地看着王耀扭头继续和伊万聊着什么。
王耀不是自己捕获的那条人鱼,王耀是中/国的化身;自己也不是当初的日不落帝国,自己只是亚欧板块上的一个国家;王耀没有答应过自己的告白⋯⋯
自己在奢望什么?王耀明明在当初两国建交的时候明明白白说过——亚瑟,你的喜欢让我恶心。
这句话也变成了亚瑟多年的梦魇,自己的喜欢被别人恶心厌恶,这放在他们这些「人」身上也是痛苦万分的。
“小亚瑟,你脸色不太好。”弗朗西斯看着脸色有些惨白的亚瑟,收起了对亚瑟的揶揄。
“没事,刚才做了一个梦,现在好多了。”端起桌上的红茶才发现杯中的茶水早就凉了,亚瑟只好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来缓解有些干涩的喉咙。
“⋯⋯亚瑟,实在不行就放弃吧。你触碰的是他的逆鳞。”
“如果可以的话⋯⋯”
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
写这篇文的时候我第一次觉得亚瑟好可怜(捂脸)觉得那么虐亚瑟的自己太可恶了,也不知道当初爽YY的写虐文是为了什么。
这次的梗是我和我cp在闲聊时候想出来的。以童话故事为主题的,美人鱼和海盗算是比较正经或者说写出来不像是恶搞文的一个了。如果你们要是知道我曾经开过七个小王耀和一个白雪亚瑟的故事(没想到那么多人想看,那就十个人提出来要看我就把这个梗提上日程吧)⋯⋯
高三下学期事情比想象中要多,文估计以后会很少很少。
现在是92fo,100fo的时候欢迎大家点文,我会挑一篇来写。
忽然好想写耀朝怎么破!!!!!!(顶锅跑)

评论(1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