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班主任和英语老师天天在秀恩爱怎么办?在线等,急!(三)/朝耀

唉,高三太忙差点忘记要和大家说我的两个老师的故事了,我这回先说两个老师和宠物的事情吧。
一次亚瑟老师占用了大课间时间给我们背单词和默单词。他就在我们之间随意的溜达着,时不时和我们闲聊几句,气氛一派祥和。换句话说就是大家都没认真背单词而是和亚瑟老师聊着各种各样的奇闻轶事。
“宠物?我家养的是一只垂耳兔。”
话题不知道怎么转到了宠物上面,亚瑟老师的回答也让我们大吃一惊。
“您居然养的是兔子吗?!我以为会是猫之类的呢。”我大着胆子回应道。
亚瑟老师好像也忘记了大家本该做的事情,很赞同的点了点头附和道:“我们家本来有一只英国短毛猫的,可是因为那只兔子送人了。”
“诶?!!!!”班里同学都发出惊诧的质疑声。
亚瑟老师因为我们的起哄耳朵有些泛红,也不再端着老师的架子和我们大吐苦水:“这很亏对不对?因为一只死蠢死蠢还很傲娇的垂耳兔放弃了自己养了三四年的猫,我都觉得我疯了!”说到激动的地方亚瑟老师还用手指揉了揉眉心来体现自己的苦恼,“我怎么可能和一只兔子很想呢⋯⋯真是笨蛋!”
“哦~”离亚瑟老师比较近的几个女生发出意味不明的唏嘘声,我和同桌也恰巧在其中。
“老师,是不是我们班主任送您的兔子啊?”同桌冲我挑挑眉毛,意思“我看的”。
我知道这是同桌又要开始欺负,哦不,开始套亚瑟老师的话了。
“是啊,也就他的品味那么差。我那么帅,那只兔子那么蠢那么呆。”亚瑟老师自恋起来也是很可怕的。
“猫估计在王耀老师那里了吧?”我大胆的猜测。
“我都不知道我家莎莉能不能接受中国饭。虽然你们班主任做饭很好吃,但他终归没有养猫的常识,这周去看看好了⋯⋯咳,我才不是为了去看王耀的。”
“又来了,亚瑟老师教科书般的傲娇。”同桌夸张的翻了个白眼。
“你没发现老师这句话槽点很多吗?”第一次比同桌抓重点抓得准的我。
“怎么?”
“第一,身为英国人的他居然质疑了中华料理。”我故作深沉地说。
“⋯⋯”
“XX,其实英国菜还可以的。下回老师给你带点老师亲自做的司康饼你就知道其实并没有传说中那么难吃。”亚瑟老师听见我的话了。
气氛诡异的安静了下来。我一脸生无可恋地望着同桌,同桌一脸呆滞地看着还在滔滔不绝的亚瑟老师:“莎莉以前也经常吃我做的下午茶点,如果莎莉不能接受王耀做的点心,我必须去亲自教王耀做饭了。”
“⋯⋯亚瑟老师,王耀老师吃过您做的饭吗?”
“当然吃过了,我和王耀可是同居过四年呢!”亚瑟老师说完还有些小骄傲的挑了挑眉毛。
“哇哦——”气氛再次活跃起来,班里男生一副受不了的样子,女生却一个个蠢蠢欲动地希望亚瑟老师再透露一些。
“那为什么之后没有再住一起呢?”
“学校不给宿舍了,就只好各自出去找房子住了。唉,可是失去了很多福利呢。”亚瑟老师说到最后还惋惜地叹了口气,但抬眼看见我们一脸诡异的看着他时才发现自己说多了:“单词背下来了吗!没背下来还在这里闲聊!你们看看你们月考英语那分数,把王耀气的够呛知道吗!”
“三句离不开咱班主任。”我用单词本遮住嘴小声和同桌说。
“两个气血方刚的大老爷们同居四年。据我所知王耀老师自打认识亚瑟老师就没谈过恋爱。”同桌回我一个“你懂的”表情。
“不愧是腐国来的大绅士呢。我说咱班主任那撩妹技术怎么会没有女朋友。不过咱YY归YY,他两个人也不可能⋯⋯”耳边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让我闭上了嘴,等到声音渐渐变小才听到同桌的回答。
“双向不双向我无法确定,但单向暗恋这我敢拿我在路上的零食做保证是真的。”
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当时的心情,千言万语汇成了两个字——卧槽。
亚瑟·柯克兰真喜欢我们班主任?!



当你知道一些小秘密,而小秘密的当事人你几乎要天天见的时候你就明白那种尴尬是无法用语言说明白的。自打上次同桌郑重其事的跟我说了亚瑟老师的感情之后我已经不敢直视亚瑟老师了,连带着王耀老师我都是能躲则躲。
躲着躲着,就躲出事情来了——
“XX,最近怎么那么心不在焉?”
“⋯⋯”
王耀老师,你不要一脸温柔的把我请到办公室里面喝茶好吗⋯⋯
“学习上有不顺心的地方?”
“也不是⋯⋯”
“感情上出问题了?”王耀老师问完反倒是先把自己逗笑了,“XX,有喜欢的人了?”
“没有!”我听到老师的问话下意识的矢口否认,却没想到这样显得更加欲盖弥彰。
“呵呵。”
我因为老师的调笑脸更烫了,抿了抿双唇将其润湿,我都觉得我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了。
“老师为什么会那么认为呢?”
“我看你最近老是和XXX在讨论些什么,看到我进班却马上分开了,而且脸上的表情⋯⋯情窦初开?”
“⋯⋯”那分明是背后议论他人被当事人抓到后的尴尬啊喂!
“老师,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偷偷深呼一口气,既然班主任都把自己喊到这来谈话了那自己也只好破罐子破摔了。“您有喜欢的人吗?”
问的时候我都是低着头,声音闷闷的,好像从胸腔发出来的一样。我实在没有勇气抬眼去看王耀老师的表情,问完我都想当场抽自己两下。
王耀老师没有回话,办公室就只有王耀一个老师在,他不说话一下子空旷的办公室就安静的可怕。
就在我研究要不要跪地求饶顺便把同桌和亚瑟老师出卖的时候王耀老师悠悠的说——
“XX,咱们两个人做一个约定吧。”
“⋯⋯诶?”
“你期末考试如果进步了二十名以上,我就回答你这个问题怎么样?”
“好⋯⋯”我呆若木鱼地看着王耀老师一脸狐狸笑的看着我,让我有了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可是这个买卖我不亏啊!但这种事出反常必有妖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当我浑浑噩噩的回班,一脸蒙蔽状的拿出地理笔记准备背书的时候,同桌一脸好奇宝宝的过来问我:“班主任找你谈话有什么事?知道上次咱俩上数学课吃外卖了?”
“也没什么啊,就是⋯⋯”
“这事就事先和别人保密吧,我知道你和XXX关系好,但有些事情不必太张扬。”
“⋯⋯就是因为上次地理课睡觉让他看见了数落我一顿。”王耀老师的话虽然有点强词夺理,但我还是下意识选择执行了。
“是吗?那你还真够倒霉的。”同桌毫无诚意的安慰了我一句就扬长而去。

再之后啊⋯⋯再之后我期末年级成绩是28名。进步了23名,在高三补课的第一天我就去问了王耀老师答案。
“XX,这次考的不错,继续保持。”
“王耀老师,之前的约定还奏效吗?”说实话我当时都觉得自己很蠢,真的跑过去问老师了。也许王耀老师早就忘记了当初的那个约定。
“那个啊,老师当然还记得了。”老师望着局促不安的我,轻声说:“老师当然有喜欢的人了。”
“那那个人是谁?!”问完就觉得自己又唐突了,王耀老师喜欢的人自己又未必认识,这多尴尬啊。
“老师遵守约定回答你的问题了,再多的可就不能说了哦。”
“⋯⋯老师,您这⋯⋯您学坏了。”班主任他果然不可能那么乖乖的回答问题。
“XX,我们再做一个约定吧。”王耀老师具有诱惑的声音回荡在耳边,脸上的温柔像是在引导我点下头去答应他的邀请。
可我已经发现我上当了好吗!发现真相的我真的没心情享受老师那苏气无比的声音好吗!
“你月考进步了的话,我就告诉你是谁怎么样?”
“老师我能把约定内容换为满足我三个小愿望吗?”我加重了那个“小”字,希望王耀老师他那微弱的怜悯心发作答应自己。
“做人可不能那么贪心呢。就那么约好了,这次也要保密啊。”
“⋯⋯呵呵!”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