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时间轴/朝耀

好茶 国设 少主失忆 100fo


“家兄身体抱恙不能参加此次会议。 王京。”
会议桌上因少了一个人显得冷清不少,四人盯着王耀位置前的留言,集体沉默不语。
他们五个人聚一起开会一年没有二十次但怎么十五次也是有的。每个人都不能保证参加所有的会议,有时候全勤都能让他们唏嘘不已。
可王耀这已经连续三次没来了,原因一字都未改——身体不适。
“谁知道小耀他们家最近怎么了?”弗朗西斯受不了那么诡异的气氛,首先打破了沉默。
“hero觉得王耀那身子不至于生病那么久吧?”阿尔吸了吸手中的可乐。
“说不定你把钱还给小耀他的病就好了。”伊万把放在身侧的水管拿到桌子上,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王耀怎么可能计较那些小钱呢!伊万你不要以为你和王耀关系好就可以挑拨我和王耀的关系。”阿尔受到挑衅也放下手中的可乐不甘示弱地和伊万理论。
“每次开会都要看他们两个吵来吵去,哥哥我真是不想来了。”弗朗西斯摆弄着手中的玫瑰花嘀咕着。
“王耀他们家最近也没爆出来出什么大事情,那看来就是他自身的问题了。”亚瑟拿起桌上的信件,王京的正楷字体映入眼中,“可是我们这种‘人’又怎么可能生病呢。”
弗朗西斯听后也向亚瑟那边瞥了瞥。“字迹有些潦草,不像是王京的行事作风啊。”
“去王耀家探望一下他吧⋯⋯我不是在关心他,有时候国家间是需要一些必要的联系的。”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亚瑟抿了一口红茶,状似认真的看着伊万和阿尔。
“那一会儿去问问香/港小耀他现在在哪里吧。”懒得理会亚瑟的傲娇,自己也确实有些在意王耀到底怎么了。
“嗯。”

“英/国先生?”
“贺瑞斯,王耀最近怎么了?一直没有来开会。”
“⋯⋯”王嘉龙拉开一个门缝,看着外面忙前忙后的兄弟姐妹们,决定还是把亚瑟糊弄过去好了,“大佬他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估计要过些日子才能恢复了。”
“王耀他怎么了?!”王嘉龙的含糊其辞让亚瑟有些不安,“贺瑞斯,王耀现在住在北/京?”
“啊⋯⋯等等,英/国先生!”亚瑟电话挂得太快,王嘉龙来不及阻拦耳边就已经只剩下一阵忙音了,“非要现在来添乱。”
自己不能出门告诉王京一会儿会有不速之客,今天这个时期的自己没有陪在“大佬”身边,自己贸然出现会扰乱了大佬的时间轴。
“啧。王京,一会儿英/国会来,不排除带着其他人⋯⋯”

“英国先/生,法/国先生,大哥他身体不舒服没办法出来迎客,还是等大哥他身体好些了再去拜访两位吧。”王津正准备进屋就看见远处的亚瑟和弗朗西斯,也顾不得自己一身奇怪的行装赶忙去拦下他俩。
“没事,我们就过来看望一下王耀。⋯⋯代表国家。”亚瑟装作随处打量的避开了王津的目光。
“⋯⋯英国先生,大哥现在不方便见人。”这种时候也懒得在意亚瑟的忸怩了,王耀那边很快就需要自己进去帮忙,这边也不能把两个国家的化身晾在这里不管。而且他两的身份对于现在的王耀来说还那么的特殊⋯⋯
“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还是弗朗西斯发现了王津的奇怪之处——样式繁琐的长袍,这根本就不是现在该穿的服装。
“这⋯⋯”王津还没想好怎么解释就被王黑急忙忙地拉走了,“王津你还在这站着干什么啊!大哥正找你呢,快去快去!”
“他的服装你不觉得眼熟吗?”弗朗西斯拉住正想跟着王津他们的亚瑟,潜意识告诉他如果就这么贸然进去,吃亏的是他们。
“王耀他们家以前衣服不都是那么麻烦吗?也许是有什么节日或者活动需要吧。”亚瑟含糊的回答一通,反手拉住弗朗西斯就把他往屋里拖。
王耀现在住在北京一宅老四合院内。要不是曾带他们参观过,亚瑟和弗朗西斯在进门的一刻就会一脸茫然。
“小耀他们应该在主堂。不过亚瑟,你不觉得周围很诡异吗?”弗朗西斯在看见王耀的弟弟妹妹们在侧室里忙忙碌碌,而且衣服都和王津一样。这衣服哥哥我看着真的很眼熟啊!
回答弗朗西斯的是亚瑟推开门发出的声音。
“⋯⋯”
“⋯⋯”
“呵,亚瑟·柯克兰,你带走了嘉龙还不够吗?!你还觊觎着什么你个混蛋!”
亚瑟目瞪口呆地看着将王京和王津护在身后的王耀。他脸上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啊!
“还将法/国带来了?我这小宅可不似圆明园,你们⋯⋯”
“大哥跟他们多说什么,你们还不快滚!再不走我就喊人了。”王京赶忙拦下王耀的话,趁着怒斥他们的时候给亚瑟和弗朗西斯使眼色叫他们赶紧走。
“既然小耀现在有事那我们就先不打扰了!”弗朗西斯抓着还处在呆愣中的亚瑟赶紧退出房中。
“两位怎么在这里?”王苏看见门口的两位,将手中的茶点交给旁边的王沪。
“我们过来看看王耀⋯⋯”亚瑟也不傻,从震惊中反应回来也就有些明白为什么王家人都那么不希望自己来了。“王耀他是什么时候成这个样子的?”
“快两个月了吧。您和法/国先生来的不是时候,最近大哥他应该是⋯⋯鸦片战争时候的时间轴。”
“我还以为小耀赶了把潮流穿越了呢。”
“这可比穿越要难办很多。大哥的时间轴是从秦统一六国开始的,也就是大哥开始有自己的意识的时候。通俗点说大哥这两千多年的大事在这两个月内几乎都再现了。今天看样子应该是您逼着大哥签订《天/津/条/约》的前后。”王苏看到亚瑟脸上的尴尬才转身带领亚瑟他们去侧室。
“两位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王苏推开一扇离主室比较远的一屋的门,在亚瑟路过自己身边的时候低声说,“您如果真的担心大哥的话⋯⋯或者说您有什么想和这个时代的大哥说的话你现在可以去,大哥他过了今天也就会忘记这一切。”
“我没有什么和他说的。”亚瑟听到这暗示性明显的话下意识的去否认。
“是吗,那也许是我多嘴了。您两位现在这里休息吧,一会儿会有人送二位离开。”
“口是心非出问题了吧。”
“我真没用什么可说的。”亚瑟不理会弗朗西斯一脸的揶揄。
“也不知道是谁在签订条约那条拼命问我该怎么和王耀道歉。”
“呵呵,弗朗西斯你如果想打架就直说。”
“哥哥我是爱好和平的「人」。”
“那就管住你的嘴。”
“哎呀,哥哥我⋯⋯”
“砰!”
亚瑟还没看清楚忽然闯进来的是谁,自己的左眼就被揍了一拳。
“滚,这里不欢迎你。”
王耀的忽然动手让在场的人都没反应过来。紧跟着过来的王京和王津看见王耀一脸怒气的对着亚瑟,而亚瑟则低头捂着自己的左眼不停的抽气,就猜到了王耀干了什么。
“大哥,您先回去休息,这里留下我们两个人来处理就好了。”王京拦住还想对弗朗西斯动手的王耀,王津无声地将两人往门口推。
“王耀!⋯⋯对不起,还有香港他会回到你身边的。我保证。”
“英/国先生,这是我大哥重生以来我第一次觉得你很欠扁诶。”王津附在亚瑟的耳边说。
“⋯⋯你愿意打我就打我,愿意骂我就骂我,我亚瑟·柯克兰喜欢你王⋯⋯唔!”亚瑟话未说完就被王津捂住嘴拖走了,弗朗西斯也不敢留下被炮轰就跟着溜了。
王耀冷眼看着这一场闹剧,直到王京让自己回屋休息时才点了点头离开。


翌日
“你怎么会在这?!”
“⋯⋯”
“我还真不知道唐唐大/英/帝/国对在下的内战感兴趣。”
“⋯⋯”看来今天有可能是内战?还是解/放战争?亚瑟看着一脸“这里不欢迎你”的王耀想。
“我今天休息过来看看你们这。”
“好兴致。”

第三天
“你怎么会在这?!”
“⋯⋯”
“算了,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你来了我也懒得轰你了。”
“⋯⋯”
“有没有兴趣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呢?”
“⋯⋯”当然。

第四天
“你怎么会在这?!”
⋯⋯
⋯⋯⋯⋯


一周后
“你怎么会在这?!”
“⋯⋯”
“你们家女王居然给你准假来中/国。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有些想你了。”恢复正常的王耀让亚瑟松了一口气,心里的话也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
“⋯⋯亚瑟?”这回轮到了王耀不确定了,这个死傲娇居然那么大方的就承认了?
“快点起来吧,吃完早饭带我出去逛逛。”亚瑟避开了王耀探究的目光,有些不自然的起身打算往外走。
“亚瑟,我总觉得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那肯定是一个很美好的梦。”
“为什么那么说?”
因为梦里面的我向你赎了我应有的罪。

评论(9)

热度(109)

  1. 叶逢沐(๑•̀ㅂ•́)و✧-命里缺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