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英语老师他真的暗恋我们班主任!怎么破!(四)/朝耀

你们也不要问我王耀老师有没有告诉我他喜欢谁了,我未能达成约定要求。
这次说说亚瑟老师吧。
因为某些原因,最近的英语课我都是一半时间背单词一半时间补课,这不能怪我欺负亚瑟老师。是我英语差的根本听不懂英语课。
“哇啊!”
“唔⋯⋯”我小心地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颈,班里人都在惊呼着什么,连同桌都一脸兴奋地和前面的女生议论着。
“你们就不怕亚瑟老师生气吗?”我迷糊地推了一把同桌让她注意到我。
“你睡着了估计没听到。”同桌在座位上一直扭动着,我想如果现在是下课时间她会蹦起来,“亚瑟老师刚才又爆料了!”
我听后在班里寻找着老师的身影,发现亚瑟老师就在我的斜前方,正用试卷半遮着脸,看那神情估计是又因为激动吐露出来一些八卦了。
“亚瑟老师这回说什么了?他曾经偷过班主任的胖次?”说完不等同桌回答我就先被自己的想法惊得彻底醒了。
“还没那么痴汉,不过我觉得依照亚瑟老师这样的,做出这种事情我一点也不奇怪。”同桌稍微冷静下来一点,凑到我旁边告诉我事情的缘由。


“这篇阅读讲的是关于如何学好历史的。我觉得这正是你们需要的!”
“⋯⋯老师,您是教英语的,可您怎么那么热衷于管我们的历史成绩啊。”
“我这是为了要你们对得起你们班主任的努力。就你们现在这点负担还好意思喊累,你们班主任刚上任那阵,我都替他心疼。”亚瑟老师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
“噫~”
亚瑟老师也不管我们的唏嘘,自顾自说下去了:“当初你们班主任每天备课每天背书都是背到凌晨。你们这群熊孩子就因为现在这点东西鬼哭狼嚎的。”
“亚瑟老师,不可以用鬼哭狼嚎形容我们的。”
“那用什么?哭天抢地?”
“亚瑟老师,您汉语都过八级了吧?”
“别贫嘴。”亚瑟老师笑骂道。“别看你们班主任天天对你们背诵要求那么严,他对自己要求比对你们严多了。你们以为他每次直接告诉你们知识点页码是事先查的吗?”


“等等!?王耀老师他难道已经把历史书背到记住页码了?!”
“是啊是啊。”同桌不满地瞪了我一眼,“你再打断我我就不跟你说了。”
我赶忙做出觉不打扰绝不插话的姿势,同桌才继续说。


“亚瑟老师,你好关心我们班主任啊~”同桌右手撑着下巴,一脸‘我懂得’的表情看着亚瑟老师。
“那肯定关心啊,毕竟我和他同·床·共·枕四年了呢。”亚瑟老师用‘绅士的微笑’回以同桌。


“之后你就醒了。”
“完了?”
“你还想怎么样?”
“XXX,我怎么觉得你和亚瑟老师之间⋯⋯我也说不清楚,他好像对你特别不一样。”惊奇过后我也感到一丝的不对劲。这么“以下犯上”的事情换个人做我敢肯定亚瑟老师不可能会好心情的和你调笑,运气差点的也许就已经在门口思考人生了。
“你想好了再说,我的拳头已经蠢蠢欲动了。”
“不⋯⋯我的意思是你和亚瑟老师一定有什么肮脏的p⋯⋯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和亚瑟老师是不是也有什么奇怪的约定!”
“XX你说什么?”
看着亚瑟老师的“绅士的微笑”画面感太强。并不是说亚瑟老师笑的难看,前面我也提到过——亚瑟老师那突破天际的粗眉毛。哪怕你长得再帅、笑得再优雅,我的注意力只要是在眉毛上那也是违和感满满的啊。
“没什么,我只是在问XXX一个单词的意思。”
“⋯⋯”
我顶着压力直视着亚瑟老师。亚瑟老师那若有所思的笑容让我很是害怕。
“XX,你一会儿和XXX跟我走一下。”亚瑟老师用食指轻敲了几下我的书桌就转身整顿纪律了。
“⋯⋯呵呵。”最近老师们总是喜欢请我喝茶怎么办?在线等,很急!
目光呆滞的看着黑板,上面的花体英文也是在亚瑟老师一年的培训下认得清楚了。
“为什么你刚才要用‘也’?”同桌一脸探究地看向我。
WOCCCCC!一激动又把不该说的事情吐露出来了!
“我赌五毛钱亚瑟老师喊你也是因为从你话里听出了端倪。”“怎么可能,我刚才说那么快他未必都听清了。”
“赌今天午饭吗?他肯定听清了。”
“他汉语现在那么溜了?”
“估计他说‘八百标兵奔北坡’的时候你又睡着了。”
“就这一句谁不会啊。”
“全部。”同桌接收到我吃惊的目光,平淡地说:“从头到尾说的很标准。据说是咱班主任教他的。”
“⋯⋯啧,也不是不能告诉你们。我和咱班主任做过约定,他告诉了我他有喜欢的人了。”事已至此,告诉她已经无所谓了。
“谁?”同桌的声音明显提高了一个分贝,不过随之而来的下课铃声给她做好了掩饰。
“他没再说,我没有达到约定的标准他没告诉我。”我起身跟上亚瑟老师的步伐,把发呆的同桌拉起来。
“我和亚瑟老师有过约定。”同桌一脸深思状:“我比你好点,亚瑟老师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上次我英语班里第二换来的消息——亚瑟老师确实喜欢咱班主任。”
我听后猛地抬起头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亚瑟老师,心里是说不出来的复杂。“你确定吗?”
“我确定。现在就是不确定王耀老师那边。”同桌站在办公室门前,并没有立刻跟着亚瑟老师进去,“这件事无论结果怎么样都别让第三个人知道了。两个老师既然告诉咱们了也是信任咱们。”
忽然严肃起来的同桌让我有些陌生,也逐渐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
在中/国同性恋本就备受争论。如果还是两位老师⋯⋯
“进去吧,亚瑟老师私底下很好相处的。上次给你的那块巧克力就是我从亚瑟老师那里拿到的。”同桌轻声说完后就推门而入。
“报告!”
“来了?”
“嗯。”


——————
今天一模结束,明天放假一天。争取多撸几篇。下一篇100fo里面的。

评论(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