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耀·柯克兰先生/朝耀

好茶组 求婚 100fo'(2)
“小亚瑟你说什么?哥哥我最近耳朵不好没听清。”
亚瑟看着弗朗西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冷哼道:“你要是不愿意帮忙就闭嘴滚蛋!”
“亚瑟,他当初也追了王耀了,你还敢问他建议?”阿尔叼着半根冰棍打着游戏。
“⋯⋯抛去他你觉得我还能问谁?!还有谁能回答我!”
“⋯⋯”本想说自己可以的阿尔想了想还是决定用沉默来回答亚瑟。王耀有一句话说得好,人贵有自知之明。
“嘁,弗朗西斯,这忙你帮不帮吧?”亚瑟见阿尔不再回答,注意力也转回到身边的弗朗西斯。
“哥哥我有泡人的本事,可没有求婚的本事。”弗朗西斯摆弄着手里的玫瑰花。
“我不想去问那个东斯拉夫人!该死的,他现在还对王耀念念不忘!”亚瑟烦躁的揉着自己一头金发。
“要不你去问问隔壁宿舍的费里西安诺?”阿尔打完了最终BOSS,也加入到话题中。
“⋯⋯我不想把事情闹得众所周知。那样很容易让王耀提前知道了。”亚瑟不是没想过问其他人,但问来问去最后事情传开了就没办法保证神秘感了。
“要我说你请他吃顿饭,烛光晚餐什么的。等气氛烘托出来的时候你再说。”
“阿尔,我真怀疑你以后能不能找到你的另一半。”
“别那么说他,我觉得这是他的极限了。一个感情白痴能想到烛光晚餐我都要相信阿尔的KY要好了。”弗朗西斯装似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泪水。
“一个宿舍难道一个靠得住的人都没有吗?!这让⋯⋯”话没说完,手边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正是离和王耀越好的时间差半小时,是为了防止自己忘记设得闹钟。
“问了你们两个一上午一个有用的方法都没有,我现在能做的就是两手空空的去求婚!”亚瑟狠狠地按下闹钟,起身去换衣服。
“你如果治好了你那傲娇的破毛病,早问我们几天说不定就给你商量出对策了。”弗朗西斯表示不接这无名的黑锅。
“毫无诚意的询问hero表示不会帮忙的。”阿尔拆开刚才送到的快餐吃了起来。
“我当初为什么听信了导师的鬼话和你们一个宿舍!”亚瑟快速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但嘴上的恶语一刻也没有停下。
“咱们专业按成绩排宿舍这奇怪的传统又不是第一年实施了,你这句话我听了快三年了。”阿尔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表现出自己的不耐烦。
“阿尔弗雷德,你再敢吃这些垃圾食品我就去告诉你父母以后你的伙食由我包办了!”亚瑟恶狠狠的指着阿尔的鼻子,看到阿尔脸上的后怕和憋屈的妥协才转身去寻找自己的牛仔裤。
“你确定你要穿着牛仔裤去求婚?”
“难道要西装革履吗?”
“麻烦你用正常的思维去思考好吗?王耀怎么说也是文科男,对浪漫还是有所追求的。”弗朗西斯看见亚瑟把穿到一半的牛仔裤扔到一边又去衣柜里翻找着西服裤子,“我为什么会输给你这样的人?!王耀他到底看上你哪里了!”
“体毛没你那么茂盛,看起来不至于像一个返祖患者。”
“⋯⋯”
屋内的两个人让亚瑟说的哑口无言。亚瑟也不管那两个人存何感想,拿出抽屉里自己存了许久的打工钱才买回来的礼物就向约会地点赶去。



“亚瑟,今天怎么想起来约我去公园玩了?”王耀觉得逛这种地方真的不适合两个人的性格,这还不如去咖啡厅或者宿舍阳台享受一下宁静的下午茶时光。
“想请你尝尝这里的那条美食街。”亚瑟知道王耀爱吃小吃,自己准备把礼物藏在食物里。
“今天怎么那么好?”王耀将信将疑的看了看亚瑟,也不再去深究了。
“我一直对你很好,这你应该知道的。”亚瑟握紧裤口袋中的小礼盒,面上还是风轻云淡。
“好吧好吧,你一直很好。亚瑟,吃章鱼小丸子吗?”王耀连忙点头,他深知自己如果回答慢了自己的傲娇男友肯定免不了一顿闹别扭。
“我不吃了,你买你自己的就好了。”亚瑟心里还在盘算着要不要把戒指塞进冰淇淋里。
不过很快亚瑟觉得自己就不需要有那么多考虑了——
“王耀,章鱼烧这种东西一口一个我可以理解,但你为什么要一次吃两个?”
“因喔好次(因为好吃)。”王耀鼓着双颊说着,还没等嘴里的全部咽下去就又填补进去一个。
“⋯⋯”塞冰淇淋里面他会连着戒指一起吞了吧?最后本来可以浪漫点的求婚会以带着他去医院做胃镜而收尾吧⋯⋯
“你以前吃相没那么⋯⋯特别啊。”亚瑟抽出纸巾帮王耀擦掉嘴角的酱汁,本打算说“丑”却在收到王耀的眼刀后换了比较委婉的词。
“街边小吃要那么好的吃相干什么?吃这些东西就是为了快乐。小吃这种东西啊,只有和喜欢的人大口大口的吃才会觉得幸福。”王耀乱说一通,本打算糊弄这个没怎么见过中/国街边小吃的外国人,却意外的迎合了亚瑟的内心。
“我看那边还有卖茶汤的,我去给你买一份?”亚瑟指了指不远处的小摊。
“那我在臭豆腐那里等你。”
“你少吃点,吃的太杂回去你又肚子疼。”
“安啦,有你在。”
“⋯⋯真是的。”


吃吃喝喝了一下午,不仅把王耀的肚子吃的饱饱的亚瑟也吃得有些涨。
两个人决定步行回学校。可以消食,也可以感受一下夕阳下的街道。
亚瑟惬意的拉着王耀的手漫步回校。欧洲人的骨架比亚洲人要大,自己的手也比王耀的大一些,可以把王耀的手牢牢握住。
感受着手心恋人的体温,亚瑟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又耽误了一天。戒指又没有送出去!该说的话一句都没有说!
“唉!”王耀看着身边的亚瑟决定自己主动出击。恋人的不坦率有时候是增进感情的调剂,但也是关键时候拖后腿的小毛病。
“怎么了?”亚瑟心里唾骂着自己的犹豫不决,听到王耀的叹息声下意识问道。
“我虽然对出来看电影啊,吃小吃甚至去游乐园这些约会感到新奇和满足。但这不能弥补⋯⋯亚瑟,我想你真的需要改掉你的一些小毛病了。”王耀看着已经到了眼前的宿舍大门,“今天再不说又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呢?下次决定带我去哪里玩呢?”
“耀⋯⋯你知道了?”亚瑟摸向自己口袋中的礼盒,像是被发现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不敢把它拿出来。
“我猜出来了,你真的准备一辈子让它在你的口袋里而不是戴在我的手上吗?”王耀将自己的左手在亚瑟面前晃了晃。
“我本来想浪漫一点的。毕竟人生就那么一次求婚,你也就那么一次可以答应。”礼盒上的绒毛因为粘上了汗水变得乱糟糟的。
“在宿舍门前接受你的求婚很有意义,不是吗?”王耀看着局促不安的亚瑟,笑骂道,“喂!还不说点什么吗?再不说我可真走了。”
亚瑟脸红着看着王耀,最后也只好认定了这个过于平凡的求婚地点,“王耀,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和我一起去英/国,让‘柯克兰’冠在你的名前。”
王耀看着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英/国男子,心里涨得满满的,鼻子也有些发酸。为了不破坏亚瑟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氛,王耀没有让亚瑟看出自己差点情绪失控,只是将左手摆在亚瑟面前,让他帮自己戴上戒指。
将礼盒里的另一枚男戒套在亚瑟左手的无名指上。王耀吸了吸鼻子,用力地抱住自己的恋人,“今天晚上把明天去英国的机票订了吧。”
“好的,耀·柯克兰先生。”


————————
二更奉上。
第三更100fo的离婚梗,明天上午或者中午发。

评论(1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