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小孩子们的时间(上)/联五

世人们知道自己的国家有化身,他们见证了国家的兴衰。但人们不知道自己的国家化身其实有两位。


“抱歉抱歉,我们来晚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王春燕因为没办法用手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只好用后背顶开门。
“燕子,要温婉一些,不要总是那么冒冒失失。”有些稚嫩的声音从王春燕怀里传出。
“下回注意。”燕子低头俏皮地吐了吐舌表示知道了。抬头想和其他人说下原因,“因为王耀他⋯⋯”
“看来小耀也变小了呢。”坐在弗朗索瓦斯怀中的弗朗西斯看见王春燕怀里的王耀后接道。
“诶?!!!”
王耀用自己的小手捂住耳朵,等王春燕惊呼完才有些不满的拍了拍王春燕环住自己的胳膊,“燕子⋯⋯”
“今天早上听阿京说王耀变小了我还在想怎么来开会⋯⋯没想到⋯⋯”王春燕做到自己的位子上,像其他四人一样让王耀坐在自己的腿上,“没想到他们五个人居然都这样了。”
“是啊,今天早上起来没听到阿尔的笑声heroine还奇怪呢。”艾米丽说着把桌上的可乐拿起来喝了一口,也不理会自己腿上正在抗议的阿尔,“我觉得可以看见王耀小时候是一大福利呢。”
“是啊⋯⋯”王春燕低头看了看在自己腿上把玩着水袖的王耀,像是想到了什么喃喃道:“其实我也不记得王耀小时候的长相了,那时候我们两个都小而且意识也是很模糊,等到开始记事也已经是少年模样了。”
“小耀小时候真可爱呢。”弗朗索瓦斯将弗朗西斯抱到桌子上,自己起身探向王春燕,“我一直认为弗朗西斯小时候就已经够可爱了,没想到小耀更让人惊艳。”
“⋯⋯”也许是身体变小了的原因,王耀变得不自在起来。听到大家都在议论自己也端不起来平常淡然的架子,有些局促不安的绞着手指,发丝后的耳根泛着红。
“总觉得他们变小了之后性子也有点倒退的感觉。”罗莎看着坐在自己腿上一直偷偷瞄着王耀,听到自己说话马上仰头带着不满瞪着自己的亚瑟,“我觉得亚瑟傲娇的毛病比以前还严重。”
“罗莎!”亚瑟听后涨红了脸,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罗莎,最后只好冷哼一声扭头不再理会她了。
当然真要是放在以前亚瑟的身上,气氛也许会尴尬一下,但小孩子的声调发出不满的哼声就像是小大人在学大人生气一样可爱。
“噗!”弗朗西斯没风度的笑出了声,也不在意亚瑟帅给自己的眼刀,“小亚瑟现在傲娇起来反而变得可爱了。”
“没胡子的你果然是个女孩子吧!”
“你变小了眉毛怎么没变细点呢!”
“好了好了。”罗莎拦住想爬上桌去和弗朗西斯吵架的亚瑟,有些无奈和头疼,“你们以前那么吵也就算了,可都这样了你们还吵个什么。”
“谁愿意和他吵!”亚瑟有些恼羞成怒地挥开罗莎的手臂,自己艰难地爬到桌子上去够桌上的那杯红茶。
罗莎看亚瑟没有去找弗朗西斯也就不拦着亚瑟在桌子上的动作了。
“你们不觉得他们变小了奇怪吗?”软软的声音在大家身后响起。安娜发现大家的注意力都转到自己这边后有些紧张,“我是说,他们如果变不回来了该怎么办?”
艾米丽把桌子上的汉堡向里推了推,一只手抓住阿尔想要伸向前面的手,另一只手揉乱了阿尔一头柔软的金发,“这个问题heroine还真没有考虑过呢。”
“上司们大概会很头疼吧?”罗莎皱了皱眉,将自己准备好的茶点递给桌子上的亚瑟。
“kunokuno~身子变小了会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事呢。”哪怕变小也执着地围着围巾的伊万说道。即使是小号的儿童围巾但还是盖住了伊万小半张脸,加上变小后吐字的不清让原先有些阴森的笑声变得十分可爱。
“噗——哈哈哈哈!伊万你的笑声变得更奇怪了!”阿尔笑得在艾米丽腿上打滚,这让本就嫌阿尔聒噪的艾米丽有了理由摆脱阿尔,“去去去,别在heroine腿上折腾。”
“kunokuno~安娜,露西亚要去敲烂那个死胖子的脑袋。”伊万笑眯眯地推开安娜拦着自己的手臂,有些困难地自己爬上了桌子。
“伊万⋯⋯”安娜看着伊万想要举起来桌子上小号的水管,可再小那也是水管,金属的重量对如今的伊万来说还是太沉了。
阿尔看着伊万在那里徒劳无功的样子笑得更开心了,“啊哈哈哈!没有水管的你还想打败hero我吗!”但随后阿尔也笑不起来了,“艾米丽!你打hero手做什么!”
“小孩子消化不了太油腻的东西。”艾米丽对于自己拍开阿尔想要去拿汉堡的手的行为没有丝毫的歉意,反而当着阿尔的面拆开一个热狗吃了起来,“你看着heroine吃就好了。哦对了,可乐也不可以喝,对你脆弱的小牙齿不好。”
“kunokuno~没有垃圾食品的死胖子还好意思说露西亚吗?”伊万看到阿尔一脸不可理喻地看着艾米丽,变小后的不愉也消散了些。
“你准备打架吗!”阿尔狠狠地瞪着伊万,小孩子特有的尖嗓子喊出来的声音不容小觑。
“阿尔你个baka你很吵你知道吗!”亚瑟忍不住呵斥了一句。
可是剑拔弩张的两人却没有理会亚瑟的话,两边的艾米丽和安娜也没有帮忙的意思,而是凑在一起小声的谈论着什么。
“弗朗索瓦斯,你帮哥哥我带玫瑰花了吗?”手里缺了些什么的弗朗西斯刚发现自己没有带玫瑰花,扭头问着一直盯着王耀企图和王春燕搭话的弗朗索瓦斯。
“嗯,出门前帮你拿了两支。”弗朗索瓦斯从身侧抽出一支玫瑰花直接递给了弗朗西斯。
“Merci~额⋯⋯”手心的刺痛让弗朗西斯把玫瑰花扔开,看着手心被玫瑰花刺刺伤的伤口苦笑道:“弗朗索瓦斯,你真的不心疼哥哥我吗?”
“啊!抱歉,忘记你不能自己把刺去了。”弗朗索瓦斯将弗朗西斯的小手拉到自己面前,用手帕把伤口周围的血渍擦干净,用会议室里面备着的创可贴保护好伤口,“你先等一下,我帮你把那支玫瑰修剪一下。”
“你不和他们一起聊聊吗?”王春燕看其他四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只有王耀一个人还在自己身边。
王耀张了张嘴,但最终还是妥协了,“燕子,我去看看伊万和阿尔那边吧。”王耀已经不记得自己那么小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了,五千年的灵魂装在五六岁小孩子的身体里让王耀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做。
不及自己以前巴掌大的小脚踩在会议桌上让王耀有一丝的虚无感和随时会摔倒的恐惧。事实证明,王耀的担心不无道理。
“啪!”肉和桌面发出的不小的碰撞声让在座的各位都停下了手上的事情。
“王耀!”王春燕赶忙把已经整个人趴在桌子上的王耀抱回怀里。
正抓着伊万围巾的阿尔愣了愣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王耀他没事吧?”摔那一下看着都很疼啊。
“袍子太长踩住袍子摔到了。”王春燕揉了揉王耀被撞红了的额头,看着王耀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不禁打趣道:“怎么还哭起来了?”
“磕到鼻子了,鼻子泛酸眼泪就出来了。”王耀也知道自己就那么哭了显得特别没出息,但眼泪还是像豆子一般溢出眼眶,滑过脸颊滴落到衣服上。
王耀不想叫其他几个人看见自己的糗态,就想用水袖把脸上的泪痕擦干净。
“别用袖子。”王春燕制止了王耀的动作,接过罗莎递给自己的方巾准备替王耀擦干净。
但是当王春燕把注意力再次转回王耀身上时,发现自己多虑了。
“下回小心一点,都那么大的人了怎么还会因为踩到衣服摔倒呢。我这不是关心你!只是⋯⋯只是觉得你要哭起来会很吵闹。”亚瑟牵着王耀的小手,满脸的嫌弃和替王耀擦眼泪时候的温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kunokuno~安娜能帮我把小耀带过来吗?我怕英/国那个不良会伤害到小耀。”
“艾米丽!快阻止伊万!hero不允许那头笨熊伤害王耀!”还没等安娜说话阿尔就勒紧了手里的围巾,对着一旁吃着热狗的艾米丽喊道。
“你们怎么越小越不让人省心呢。”罗莎虽是那么说,但一点也没有阻拦亚瑟的意思。她和亚瑟终究是共同体,亚瑟那点心思罗莎一清二楚。
“罗莎⋯⋯”
“嗯?”罗莎看着拽住自己袖口的亚瑟,不知道他找自己干什么。
“帮我揍阿尔和伊万那两个混蛋一拳。”
“⋯⋯”收回刚才的话,自己对这个人一点也不了解,“亚瑟你的绅士连带着你的身高一起被吃了吗?”
“罗莎你个baka!”
就在亚瑟和罗莎在争吵的时候弗朗西斯和弗朗索瓦斯也没有闲着。
“燕子,我可以抱抱王耀吗?”弗朗索瓦斯凑到王春燕身边问道。
“诶?这要问王耀了。”王春燕歪了歪头表示这件事情自己无法做主。
“⋯⋯”王耀。
“弗朗索瓦斯,干得漂亮!”
“其实我也想抱抱那么可爱的王耀呢。太可爱了。”弗朗索瓦斯搂紧怀里的王耀。
“⋯⋯”王耀感受着挤压着自己脸颊的柔软,鼻子有些痒痒怎么办?

tbc



——————

想了想还是不打上all耀、金钱组、美食组和红色组四组cp了,涉及的太少可以当做损友之间看。留有好茶组。说我偏心也好反正我主萌好茶⋯⋯(顶锅跑

评论(12)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