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每天都在吃两个老师给的狗粮,已经快吃吐了!(五)/朝耀









大家都觉得压抑吗?唔⋯⋯也是,这帖子本来就是说一些趣事的如果深说下去就和本意背道相驰了。那这次还说点有意思的事情吧。
前些日子我消失是因为高三一模了,而且我没有考完试就出现你们也可以想象到我考成什么样子了。
一模后紧随其来的就是家长会。
那天下午因为要开家长会大家晚自习就少上一节,本来挺愉快的事情在班主任把我单独喊出去后就变成惨案了。
“XX,你一会儿带着你家长去见下各科老师。”
“啊?”刚上完晚自习收拾书包的我被叫出去得到的却是这个消息。
“啊什么啊,你瞧瞧你那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王耀老师瞪了我一眼,不过碍于一会家长会他还有事情要准备也就没怎么骂我。
“哦⋯⋯”我扁了扁嘴也只好应下了。
等我回到班里迎接我的就是我同桌有些幸灾乐祸的笑容:“王耀老师找你干什么了?”
“他让我一会带着我爸去找各个老师。”我甩给她一个白眼,继续收拾书包。
“你好可⋯⋯”怜字还没有出口就被王耀老师打断了。
“XXX,出来一下。”
我看着同桌一脸的幸灾乐祸全凝固住了,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
“你也好可怜哦。”我无声地说道。
之后就是我和同桌在门口看着各个家长进班,然后缩在走廊窄小的窗台边上写作业。
“你们两个别写了,天都黑了对眼不好。”
身后忽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同桌更是夸张,手一抖笔尖和纸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
“⋯⋯”
“⋯⋯我很可怕吗?”王耀老师看着我们两个的反应挑了挑眉,“你们两个人帮忙去找老师让他们下来跟家长们说些什么吧。”
“亚瑟老师说不来咱班,去二班。”
王耀老师皱了皱眉,后有些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嗯,我知道了。你们两个去食堂买些吃的吧,家长会还要等些时候了。”
“好——”我和同桌都拉长音回答道。我们把书包放在走廊里就下楼买晚饭了。
吃完饭上楼的时候不小心听了一下墙角。
“亚瑟老师他刚才还在我们班呢,他不去你们班?”
“二班班主任。”同桌拉住正准备进楼道的我,低声说道。
“我知道啊。”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许久的默契还是让我也压低了声音说话。
“亚瑟他就是偏心!哼!”
“卧槽!”我小声惊呼出来,同桌也是一脸的“卧槽”。
我明白了她拦住我的寓意了,但我想她也没料到会听到那么⋯⋯傲娇的话。
“你又惹他生气了?还是你们班那群熊孩子惹他了?”二班班主任忍着笑问道。
“亚瑟他傲娇起来还需要我惹吗?”虽然看不见表情,但可以听出王耀老师那实体化的无奈,“最近他和XX还有XXX一直在聊些秘密的事情,我问谁谁都不告诉我。总觉得养了一群小白眼狼。”
“w——o——ci——ao——”我对着同桌做出夸张的表情,同桌揉了揉我脸就让我冷静下来继续听。
“那两个孩子啊,我记得上次亚瑟老师还给那两个孩子买零食呢,你说是不是在贿赂啊?”
“⋯⋯”虽然知道二班班主任是在开玩笑,可是居然猜对了。那次亚瑟老师是为了让我们两个人帮忙出谋划策一下才忍痛把我两个人列的零食清单买全了。
“那包零食是亚瑟给她们的啊,我还以为她们两个人又偷偷去旁边超市买零食了。”
“那包零食我根本就没吃多少,全都叫他⋯⋯唔!”提到那个事情我就来气,那包零食我就吃了一小包怪味豆,还是在拿回班的路上吃的,之后整包都被王耀老师拿到办公室里了,现在还在王耀老师的办公桌旁边。
“小点声!”同桌听见我拔高了声调就赶忙捂住了我的嘴,拉着我就下楼打算绕到另一侧的楼梯处。
“我想吃那包棉花糖。”我龇了龇牙,看着窗外已经全黑了的天,二楼因为是初三所以已经全黑了,寂静的楼道只有一前一后的脚步声。
“XX,你打算帮亚瑟老师和王耀老师吗?”同桌没在意我的抱怨,径直往前走。
“我不知道,我怕王耀老师对亚瑟老师并不是那种感情。”我想了想如实说道。
“还有不到一百天。”
“也许一百天后咱们这辈子都不会在见面了。”
“我想帮帮亚瑟老师。”
“喂,”我站停脚,对于同桌这显得任性的话有些不满,“你的帮忙是建立在王耀老师对亚瑟老师也有感情的基础上的,要不然会给王耀老师添麻烦啊。”
“XX,上课期间你听不见或者听不清我和你悄声说话也就算了,现在那么安静你刚才什么也没听见吗?!”同桌有些气急败坏地转身看着我。
“XXX,你别吓我!我胆小⋯⋯”我说话都已经带了颤音,脑内已经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看过的恐怖电影。
“王耀老师,您刚才也听到了,XX她想吃那包草莓味的棉花糖了。”同桌用看智障的表情瞥了我一眼就看向我身后了。
“呵呵。”身后熟悉的声音不但没有让我安心下来,反而更紧张了。
“老师把零食还给你们,你们打算怎么帮老师们呢?”王耀老师特意把“们”字咬重。
“说不定王耀老师像亚瑟老师那么贿赂我们两个人,我们两个就有对策了。”同桌羞涩的笑了笑,充分发挥了她“周扒皮”的特性。
“高三了吃那么多零食也不怕吃坏肚子了。”王耀老师虽是那么说,但还是带着我们回了办公室把那一大袋的零食还给我们了。
“XXX,我真的太佩服你了,公然扒咱班主任的皮。”出了办公室我就小声地和同桌说。
“还是好好想想策略吧,看来班主任那意思不是咱告诉亚瑟老师他也有那意思就可以糊弄过去的。”同桌翻了翻袋子,找到里面的一包薯片就打开吃了起来,“咱班主任那意思估计是希望亚瑟老师在不知道他也喜欢亚瑟老师的情况下让亚瑟老师主动表白。”
“班主任奇怪的恶趣味。”听后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其实两个人都挺让人心疼的。都以为是单向暗恋,藏的都那么隐蔽不让对方发现一点蛛丝马迹,而且也都够笨的。气血方刚的年纪两个人说不谈恋爱就真的不谈。”
“两个人如果在一起了我觉得他们会离开这里。”中国虽是不似以前那么封建传统了,但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依旧很低,我甚至无法想象有些家长在得知自己孩子的班主任是一个同性恋会做出什么过激举动。
“亚瑟老师估计会把王耀老师接到英国去。”
“是吗⋯⋯”每每谈到这个话题我和同桌总是会不了了之,我们无法改变那些恐同甚至怒同的人的观念,如果没有两位老师,也许我这辈子就只是圈地自萌了。
“我挺感谢两位老师的。”
“我也是。”
他们不仅教会了我们知识,还让我们知道了一些更重要的东西。



“所以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吃了我那么多零食到最后就给我这⋯⋯这奇葩的点子?!”
“同事生日聚会,喝醉请他帮忙送你回家,然后壁咚真情表白,最后⋯⋯你什么时候实施这计划提前说一声转天我和班长说一声班主任请假一天。”同桌丝毫不被亚瑟老师所吓到。
“咳咳。”我和亚瑟老师都是秒懂的人,我有些尴尬的干咳了几声,亚瑟老师脸涨得通红,最后才用蚊子大小的声音哼哼道,“我不能喝酒,一杯就倒而且还会耍酒疯。”
谁知同桌在听到后几个字的时候眼力一下子绽放出异样的光彩,“那更好了!为您省去了不敢开口在心里纠结的环节。”
“⋯⋯XXX,你是真的不懂一个英国人跟你说他会发酒疯是什么意思吗?”
“亚瑟老师您还能掀了天不成?”同桌有些不以为意。
“那倒不至于,”亚瑟老师向后倚了倚,表情是对弱者的悲怜,“也就是脱脱衣服,讲讲荤段子满世界骚扰别人吧。”
“⋯⋯”
亚瑟老师你那么自豪的表情我以为是什么多厉害的事呢!这么羞耻的事情那么骄傲的说出来很奇怪好吗!






——————————


这个的前五百字左右是两个半月前写的,所以是一模左右的时间,觉得拖到考完试再写感觉就出不来了,熬到将近两点把这个写完了,希望大家不嫌弃。

距离高考还有五天,高三毕业生们加油!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