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恻隐之心/朝耀

没头没尾的文。
王耀几乎没出现过。



“既然送不出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就不要送了。”亚瑟看着自己面前包装精美的茶具,白瓷青花的器具看得出来是上等之物,他那么说也不过是为了羞辱王耀。
王耀望着满脸嘲讽的亚瑟,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礼盒。
啪!
亚瑟的动作让其他国家感到惊讶——一点情分也不留给王耀,将王耀送给他的礼物拍落在地。瓷器那么易碎的东西也在同一时刻四碎五裂。
“亚瑟太粗鲁了。”弗朗西斯的秘书有些不赞同的小声和自己的国家说道。
“他在向美/国表态。”弗朗西斯撇了撇不远处的阿尔,止不住嘴角的嘲笑,“阿尔和他的上司不会允许西欧的国家和万恶的社/会/主/义有勾结。这就是国家的关系,可爱的姑娘。”
“可是⋯⋯”
“没有可是的,哪怕亚瑟喜欢王耀,但为了大不列颠,他不可能给王耀好脸。”弗朗西斯注视着王耀的悄然退场,后面的话他没有再和自己的秘书说。
阿尔他也喜欢着王耀,可是他不会允许红色主义的王耀威胁他称霸蓝星的计划。



“杰克,中国送的礼物在哪里了。”亚瑟扯了扯领带,虽说这个生日聚会是国家化身们参加的,可谈笑后面的政治气息一点也不比国家会晤要少多少。
“应该在后厨的垃圾桶里。”身为亚瑟的老管家,尽管不理解但仍然告诉了对方。
“我知道了,杰克你去休息吧。”亚瑟作势准备回屋,在等到身后的脚步声渐小后就转身大步走向后厨。
亚瑟翻着那一袋一袋的垃圾,大脑被王耀当时的表情占满。
我当时应该温柔一些,没有必要⋯⋯没有必要那么羞辱他。那套茶具⋯⋯
“该死的⋯⋯”在翻到第三个垃圾桶的时候亚瑟终于忍不住推翻了面前的垃圾桶。
包装废纸、糕点碎屑、不知道哪道菜上的装饰花和菜汁混合在一起沾脏了白瓷砖。
细碎的碰撞声吸引了亚瑟的注意,亚瑟也顾不得自己得体的西服直接跪在地上向着声音处翻找。
“嘶——”指尖的刺痛让亚瑟猛的抽回了手,看着食指上成珠滴落的鲜血亚瑟愣了愣,之后像是明白了什么开始小心地将那一个礼品盒整理出来。
等亚瑟把整个礼品盒清整出来的时候那印有牡丹花的包装纸已经让菜汁浸毁,瓷器的棱角把包装纸划破最终将亚瑟的食指刺破。
“找到了⋯⋯”亚瑟将上面的秽物尽量弄下去,等收拾干净混乱的地面之后才轻手轻脚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之后的冷战升级、中国与资本主义国家关系的缓和、苏联的解体⋯⋯数十年间世界的局势频繁变更,但这几十年对国家的化身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几十年对咱们这种「人」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弗朗西斯看着亚瑟准备着下午茶的用具,有些坏心眼地问道,“别告诉我那些垃圾你还留着了。”
“不会说话就滚出去,”亚瑟将烫了金纹的茶具放在桌子上,愠怒:“还有,谁允许你摘我花园里面的玫瑰花的?!”
“最美的花配最美的人不是很好吗?”弗朗西斯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挖苦着亚瑟:“已经破碎成那个样子就算是你想尽办法粘合成型也不能在用了,所以哥哥我很好奇啊——”
“你留着那些东西是为了什么呢?”
“⋯⋯”
弗朗西斯看亚瑟低着头不语,才恢复了语调淡淡地说:“所以说啊,当初你们把他逼得那么狠,现在却靠着这点破烂来托高自己的爱情吗?”
“还有比我更惨的不是吗?”亚瑟将热水倒入茶壶中,看着茶叶随着倒入的上下沉浮,想了想自己那个弟弟到现在也是和那个人剑拔弩张。
“哦对了,”弗朗西斯没有在意亚瑟的自我安慰,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一样,看着亚瑟投向自己不耐烦的眼神,嘴角勾起恶劣的笑容:“王耀知道你和阿尔对他的感情,估计全世界就你和阿尔不知道他知道你们两个喜欢他。”
瓷器和瓷器之间摩擦发出了不小的声音,亚瑟盯着被水浸湿的桌布,像是可以从颜色变深了的暗纹中窥之一二一样。
“⋯⋯什么时候的事。”亚瑟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措亚瑟把奶倒入了茶壶中,倒完却发现自己忘记把茶叶的残渣滤出去。
“好好的下午茶叫你毁了!”亚瑟把水壶摔在桌子上,也不在意被溅出的水珠染脏了的外衣。
“什么时候⋯⋯听香港的意思是97年。”
1997年⋯⋯
“不可能⋯⋯不可能!那时候我什么都没有说!”亚瑟说完自己也发现了不对劲。
“王耀比你想象中了解你啊。”弗朗西斯将玫瑰花插入茶壶中,像是在为亚瑟迟到了将近二十年的醒悟喟叹:“以你的性格,如果真的讨厌一个人,哪怕在自己落魄的时候也会去回击。”
“⋯⋯我去罗莎那里看看有没有泡好的红茶。”
“记得帮我要些甜点。”将司康饼放到鼻下闻了闻,就立刻嫌弃的扔回盘子里。
回答弗朗西斯的是一声响亮的关门声。

END

评论(6)

热度(68)

  1. 叶逢沐(๑•̀ㅂ•́)و✧-命里缺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