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想与希望/朝耀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哦,你不觉得你的搭讪有些太老套了吗?”亚瑟嘲弄地看着面前的亚洲人,微薄的双唇吐露出尖酸刻薄的话语,“相信我,你的这个搭讪会让你一辈子只可以和你的拇指姑娘相伴。”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王耀面露难色,即使知道自己的话老掉牙了,可那不是假话,“也许是我认错了吧⋯⋯”
“下回想一个不那么烂俗的话做开场白吧,不要每⋯⋯”不要每次都是这一句话。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的亚瑟抿紧了双唇,皱着眉毛为自己的愚蠢而苦恼着。
“好吧,抱歉打扰你了。”王耀却没有在意亚瑟的不对劲,只是有些歉意地笑了笑就准备转身离开了。
亚瑟没有再接话,只身陷在酒吧的沙发中看着王耀转身离开。
可这次两人的交际却不局限于这不足一分钟的对话了。
“嘿!这不是王耀吗!”金发男孩端着酒有些惊讶地望着自己面前的旧友,侧身和王耀身后的亚瑟喊到,“亚蒂,瞧瞧我看见了谁!我们的老朋友!”
“bastard!”亚瑟看着把王耀拦下的自己那愚蠢的表弟,惊觉今天自己绝对是昏了头才允许他和自己来这个酒吧。
“先生,你认识我吗?”王耀有些不确定的指了指自己,在得到阿尔的肯定后才有些疑惑地转回身看向亚瑟,“可是这位先生说并不认识我。”
“亚蒂你玩笑的水准还是那么的糟糕,你居然说你不认识王耀。当初也不知道是谁⋯⋯”阿尔动作夸张的挥舞着手臂,酒杯中金黄色的液体晃动着,险些撒在王耀身上。
“阿尔弗雷德,闭上你的臭嘴!”阿尔的口无遮拦让亚瑟害怕,明明经过那么多年的出生入死为什么自己的这个弟弟还是不懂得看人脸色、审视局势。
阿尔张嘴还想反驳什么,可发现亚瑟并不是在开玩笑的脸色和王耀一脸的迷茫,有些状况外的美国男孩终于发现了什么不对而选择了安静下来。
“先生,您真的不认识我吗?”王耀向亚瑟走近了些,现在两个人之间只隔了一个酒桌,酒吧闪烁不定的灯光照在亚瑟脸上让王耀看不清亚瑟现在是什么表情。
“自己认识谁需要别人指出来才明白?”亚瑟模糊不清的把问题又留给了王耀,这不是自己有意让王耀犯难,反正他也记不过今晚,告诉他真的没有意义了。
“额⋯⋯很抱歉,我最近总是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王耀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但下意识的一捋却发现自己手中空无一物。王耀已经见怪不怪了,最近自己总是那么奇怪。
亚瑟一直注视着王耀的举动,看着他顺着不再存在的辫子,那一头短发即便看多了也是那么的碍眼。“这没有什么需要道歉的。需要道歉的是我,我的弟弟喝多了把你认错了。”
阿尔听候睁大了双眼看着亚瑟,到嘴边对亚瑟的不满被咽了下去。那几年即便学到的纪律少的可怜,但对上级无条件的服从还是印到了骨子里。
“真的吗先生?可您的弟弟喊出了我的名字。”王耀不想此事就那么糊弄过去,自己笃定眼前的人认识自己,不,应该说认识以前的自己。“先生,您认识我对吗?我很想找回我以前的记忆。”
“你都选择忘记了,那还那么努力地找回来干什么?”亚瑟有些不耐烦的将脚搭在酒桌上,就像一个苛刻的人用自己最后一丝耐心在下逐客令,“很抱歉先生我并不认识你。至于我的弟弟为什么喊出了你的名字,我想在中国叫王耀的人不在少数。”
亚瑟的态度让王耀感到难堪,他骨子里的傲气不允许自己再低声下气地去询问,哪怕这个人以前真的认识自己,“好吧先生,耽误您的时间了。”
等王耀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酒吧中,阿尔才不咸不淡地说道:“他并没有提到他是中国人。”三人的对话一直是英语,阿尔真的拿不准这两个人到底在做什么。
“安安静静地喝你的酒,不要以为组织解散了我就没有管你的办法了。”亚瑟烦躁地抓起桌上的一杯酒就灌了下去,等心情平复了一点才缓缓说道。
“他被洗脑了,忘记了组织的事情,后遗症是现在的每一天他都在遗忘。”
“就如同游戏读档?每天都不记得前一天的事情?”
“对,我在这个酒吧已经连续两个月的碰见他了。”也被他那老套的搭讪折磨了两个月。
“谁能对咱们的副指挥官进行洗脑?”阿尔明显不怎么相信亚瑟的话,王耀的精神力在组织里算数一数二的,他不相信有人会大费周章的去针对王耀,而且仅仅是洗去了他在组织里的记忆。一个平庸的王耀没有任何价值。
“你不好奇组织解散的原因吗?”
“不是经费不足就删了吗?”
“⋯⋯”亚瑟有些后悔当初随便拿了个原因哄骗自己这个“天真”的弟弟。
“政/府不会允许一个如此巨大的隐患存在,我想你清楚当「暗」消失之后,组织对国/家来说就是第二个「暗」。”
“勾心斗角的事情我从不擅长。”阿尔耸了耸肩,不过按照亚瑟的意思推断下去,那么一切都解释的清楚了。不过⋯⋯“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再和自己的老情人再续情缘呢?”
“我是通/缉/令上高额悬赏的雇/佣/兵,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我没有必要再去破坏他安宁的生活。”亚瑟喝完桌上最后一杯酒,算计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便起身准备回去。
“也许王耀他还是希望和你在一起的呢?”
“但我不希望我再和他在一起了。”


“那你还想和他在一起吗?”
“我想和他在一起。我不希望再和他在一起。”
阿尔看着面前的王耀,大男孩第一次感到了无措。


注:最后的意思大概是王耀记起了以前的事情,但他也明白亚瑟的顾虑,所有他每次都会和亚瑟在那个酒店假装碰面。两个人别扭的以自己的方式维系着脆弱的爱情,算he吧。十多个小时飞机无聊到爆炸后不明所以的脑洞。
以上。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