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里缺水

这里骼菌
主萌好茶组
副萌金钱组和红茶会
也吃all耀all
雷sir除少主以外所有CP
正在努力的小透明
希望你喜欢我的粮

金鸾鹤羽,不及你绰约多姿

⒈和游戏有出处
⒉人物有ooc,主写姑获鸟,含茨酒/酒茨
⒊内容多半为自己寮的成长,有一定原因进行了更改
⒋谢谢姑获鸟这些时日的陪伴
⒌第一次写阴阳师同人,有不足望担待











“喂!起床了!”
茨木还没把眼睛睁开就被人一把拉了起来,正准备用地狱之手让来者去阎魔那边报道,抬眼看到的却是穿戴整齐一脸不耐烦的酒吞。
“挚友,今天是有什么事吗?”发现酒吞眼中的不耐更多了,茨木也不等酒吞再开口催促便起身开始换衣服。
“这两天你代替姑获鸟带那些小鬼。”酒吞打了个呵欠就转身准备走,“阴阳师那家伙惦记着妖刀姬了,一会我先陪你一起去打麒麟。”
茨木戴好护甲刚准备问酒吞为何这种苦差事忽然落到了他俩头上,转身却发现酒吞已经离开了,也只好等出去再问了。
酒吞出来就发现今天寮里有些不对劲了。按理说这个时候姑获鸟已经开始招呼寮里的各个妖怪起床,有时候闹腾的大了些还可以听见那些女妖在樱花树下叽叽喳喳的声音。
可今天太安静了。
大家都有条不紊地做着自己的事情,连妖狐都没有去池塘边逗弄鲤鱼精。茨木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心中的警觉使得他不自主的开始释放自己的妖力。
“茨木童子,这边。”阴阳师见茨木的妖力已经开始影响周围的妖怪,可身边的酒吞却只是闭目不理,也只好自己站出来喊一声了。
“挚友!今天……”茨木过来后刚想问问今天的异常是怎么了,但被酒吞的一个眼神制止了。
“有时间和你说,现在先去打麒麟。一会儿还要为你升星做准备。”
“……”茨木没有再回答,可眼中对酒吞的狂热消散了不少。挚友对姑获鸟,有些太不一样了。
茨木来到这个寮的时间并不长,他来的时候寮里已经基本成型了。令他高兴的是寮里有酒吞在,让他不愉的是那个连酒吞都可以平常相处的姑获鸟。
酒吞童子贵为鬼王,至高无上的地位连自己也没资格和他平起平坐,可偏偏那个姑获鸟却可以让酒吞在与她说话时以“我”自称。茨木明白酒吞对姑获鸟不似对鬼女红叶那般,也正是因为知道所以茨木才没有莽撞地冲到酒吞面前徘扁姑获鸟。自鬼女红叶那件事情之后茨木虽然还是直来直往的性格,可是在有些时候,也是懂得了一些处理事情的方式。
“姑获鸟怎么了?连准备升星这等小事也做不来了?”
酒吞闻言顿住脚,走在前面的山兔转身刚想找茨木理论为什么那么说姑获鸟就被酒吞的一个眼神吓住了。“你先带他们去,本大爷和茨木一会过去。”
酒吞待阴阳师带着式神们离开后才讲身后的酒葫芦摘下来,自己随意靠着一棵树,问道,“你对姑获鸟意见很大?你别忘了现在的你拥有的力量全都是她帮你寻回来的。”
说来也是奇怪,寮里除了几个元老以外就都是姑获鸟一手带起来的,连茨木这种大妖也是如此。可只有茨木一人对姑获鸟保有不小的敌意,今天竟把这种不满都表露出来了。
“挚友,她会耽误你重回巅峰。”
酒吞看着茨木一本正经地说着,也不恼,好笑地继续问,“她和本大爷交集也不深,何况因为她寮里需要本大爷的事也少,乐得清闲又何来的耽误?”
茨木不知道酒吞是有意捉弄自己还是真心不明白,心里已经有些急了,说出来的话也有些不经脑子了,“挚友你在她面前一点鬼王的气势也没有,甚至和她用‘你我’互称,她已经妨碍了挚友你的变强!”
酒吞听后微怔了一下,后才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茨木,过来为本大爷斟酒。”
看着手中注入自己妖力的美酒,发现茨木因为自己的避而不谈脸上的不满愈来愈多,才开口说道:
“姑获鸟,在这个寮最低落的时候是她陪本大爷撑起来的。”
年幼的阴阳师最先召唤来的式神里就有姑获鸟和酒吞,能拥有酒吞童子这般厉害的式神是每个阴阳师梦寐以求的,可这对于孩童的阴阳师和小小的寮却未必是好事。
越强大的妖就需要签订契约的阴阳师法力越高强。如若阴阳师无法控制自己的式神,阴阳师会被妖力反噬堕入妖道或者折寿,又因为契约的关系式神也会受到不小的影响,以前也出现过阴阳师和式神一同魂飞魄散的事情。
酒吞初入这个寮的时候,年仅十岁的阴阳师就差点魔障了,而酒吞也险些控制不住妖力屠杀了脚边昏迷过去的阴阳师。
“那……”茨木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式神弑主,那是会魂飞魄散的。
“被姑获鸟拦下来了。”酒吞一口饮尽杯中的酒,继续说。
姑获鸟比酒吞来的要早半年,是陪着阴阳师最久的式神。也正是因为这半年的历练让姑获鸟才能堪堪接住酒吞的那一击。自那之后也不知怎的酒吞再次伴在阴阳师左右对阴阳师的影响就少了很多。直到五年后的一次狩猎酒吞才明白为什么。
姑获鸟替阴阳师挡了五年酒吞的妖气,起初姑获鸟还可以应对,但到后来酒吞逐渐恢复妖力,姑获鸟便有些力不从心了。本想等到阴阳师成年后就可以独当一面了却不想还是撑不过后三年。
被打回觉醒前模样的姑获鸟险些丧命,如若不是同行阴阳师的桃花妖帮姑获鸟留住了性命,这个寮也许就不复存在了。
酒吞站在门外听着屋内桃花妖对阴阳师的叮嘱沉默不语。等阴阳师出来后才用力揉了揉阴阳师的头发,之后寮里的主力便全交给了酒吞童子一个人。
姑获鸟将酒吞从二星带到了四星,酒吞让姑获鸟从四星升到了五星。强行收敛自己的妖力三年虽然不易,但对于酒吞来说也不是不能办到。而姑获鸟的病情也是在寮里来了桃花妖和惠比寿之后才日渐好转。
“挚友……”茨木忽然明白了酒吞为什么待姑获鸟了。两个人互相支撑陪着阴阳师成长,没有姑获鸟也许自己连挚友都无法再见。
“姑获鸟那家伙就是把阴阳师当做了自己孩子,而本大爷只是不希望欠人人情。等后来发现的时候对姑获鸟那家伙也不一样了”酒吞将酒葫芦放回身后,起身准备追上走在前面的阴阳师。
“那最近姑获鸟又出什么事了吗?”茨木也赶忙起身追上前面的酒吞。
“最近传言有一件圣衣‘金鸾鹤羽’因为一个阴阳师的元神破灭而散落到人间,寮里的人想帮姑获鸟讨过来。姑获鸟这十多年来不容易,看在她还在帮你准备升六星的份上,由你来帮忙找那件衣服。”
“金鸾鹤羽……”茨木喃喃着圣衣的名字,却没在说些折辱姑获鸟的话。








元月第一天的中午
姑获鸟悠悠转醒,屋内残留着食梦貘的妖气,姑获鸟虽然知道让自己沉睡是阴阳师的旨意,但为何让自己沉睡几日这便不明白了。
“看来茨木升星需要耽搁几日了。”姑获鸟拉开屋门,看到的正是背对着自己坐在走廊,看着远处的樱花树沉默的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大人?”
茨木听到身后的声音也不转身,直接将手中的衣服放在自己身后就准备起身离去,“你的新衣服,还有……新年快乐,辛苦你了,姑获鸟。”
姑获鸟看着脚边的锦衣丝履,没有点破茨木的害羞,“新年快乐,茨木童子。”

评论(12)

热度(98)